八连岁月

题记:原本我不是厨房管事,只因为工作做得多了,成了炊事班的头,掌管着后厨的大小事务,负责我们八连领导班子的日常饮食仅此而已。

问题描述:共有多少块相邻的空白的区域

题头一句,本文纯脏话

八连,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注意递归和边界问题的值的设置

之前跟我一直合租的,是个妹子,这个妹子是我小两届的学妹,现在我们已经不住在一起了,这篇文章就是来吐槽她的。

对於其它人,它只是个符号,但对于我们,它是一块圣地,它是我们青春照耀的地方,我们中许多人在这里相爱结婚,我们的孩子都是在那里出生,它是我们孩子的故乡。

开展三秋工作,责任要进行分工到位,因为连队干部就我一个女兵,被大家给予特殊照顾,不用下地跑腿,负责日常工作和后勤保障。其实还没进入“三秋”之前,大伙就问我是否会做饭,我铁定的说当然!是当然不会做的当然。

 

先说我们住一起的时候,这位大爷,从来不会主动搞卫生,垃圾永远都是随地扔,外卖吃哪撂哪跟瘫痪没好利索似的,最过分是有一次,我回老家几天,这位爷把我瑜伽垫放地上在上面吃西瓜,吃你就吃吧,吃完了你倒是收啊!等我回来的时候,大半个西瓜都他妈液化了,瑜伽垫直接扔楼下垃圾桶。人还特别无辜,啊,我忘了。我可去泥马勒戈壁的吧,你那个是网吧电脑睡一觉一关机啥JB玩意儿都他妈没了,我扔楼下去的是你长蛆的脑袋吧?

八连是个美丽的连隊,它的土地辽阔,平坦。深秋,一抹绿色,小麦地望不到边。隆冬,瑞雪纷飞,大地蒼茫。到了五月,当旭日从东方昇起时,万亩麦田麦浪起伏,油菜田瓢来阵阵芬香,远处,宽阔的渭河从小麦田边流过,天空中,布谷鳥、班鳩鸟在追逐,啼唱,这是多么美丽的瞬间!我想起屠格涅夫筆下的伏尔加河两岸,那里的风光和八连多么神似。但八连最壮美的景色是在收获季节,六月,小麦成熟了,万里麦田泛起金浪,三台康拜因驰向田野,十几台运粮车紧紧追逐,在广阔的麦海中,它们就象是海战中的战船。到了夜里,康拜因灯光闪烁,在茫茫夜色中,就象一簇簇小星星,运粮车飞驰的灯光,就象’天边的流星。这情景令人感叹不己。打麦场上,人声渲沸,四台探照灯照如白昼,杨场组、装包组、缝包组、垛包组的职工们个个揮汗如雨。扬场机吼叫着,麦颗粒象瀑布般落下,垛包组的号孑声,女职工的玩笑声相互交织,场边耸立着高高的垛包,场中央堆着巨大的粮堆,这是多么壮美的画景!

于是书记给我下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学做饭。这可难为我了,我一向不喜欢做饭。我认为下地多干点活也比做饭轻松,做饭非常费脑细胞,差不多能要了我的命。

源代码如下:

然后九月份我司法考试,考试前一周,我都跪求她,晚上回来小点儿声,因为她下班比较晚,都一两点了。我说不行我搬出去住几天吧。说哎呀不用,我悄悄的。

在八连,最美的还是职工。这是一个由青春和美丽组织起来的连队,男的个个是帅哥,女的人人是美女。他们原是西安、宝鸡、咸阳、铜川、渭南等地的知识青年。当年,他们只有17、8岁,当时的二团,还是一片荒滩,他们住帐篷,啃咸菜,一边盖房子,一边开荒地,历尽千辛万苦,建成一个年产二百万斤小麦,三十万斤棉花的高产的连队。

君命如山,不得不执行,这不只是想不想干的问题了,明显已经上升到思想觉悟的层面,不学做饭就不能保证完成工作。我斟酌再三,不得不从家里开始学起,以免到时候在外面丢人。看来脸皮不够厚呀。

#include<stdio.h>
#include<stdlib.h>
#include<string.h>
#define MAX 100 +10
using namespace std;

int mat[MAX][MAX] ,vis[MAX][MAX];

void dfs(int x,int y)
{
    if(!mat[x][y] || vis[x][y])   //1代表空白
        return;
    vis[x][y]=1;
    dfs(x-1,y-1);
    dfs(x-1,y);
    dfs(x-1,y+1);
    dfs(x,y-1);
    dfs(x,y+1);
    dfs(x+1,y-1);
    dfs(x+1,y);
    dfs(x+1,y+1);
}
void main()
{
    memset(mat,0,sizeof(mat));
    memset(vis,0,sizeof(mat));
    int n,i,j;
    scanf("%d",&n);
    for(i=0;i<n;i++)
        for(j=0;j<n;j++)
            scanf("%d",&mat[i+1][j+1]);
    int count=0;
    for(i=1;i<=n;i++)
        for(j=1;j<=n;j++)
        {
            if(mat[i][j] && !vis[i][j])
            {count++;dfs(i,j);}
        }
        printf("%d\n",count);

}

第一天,半夜回来啃苹果,以极高频率在嘴里咀嚼咔哧咔嚓外加吧唧嘴。

我们听说过美国西部牛仔的故事,牛仔们在开发西部时,受尽了磨难,后来都发财了,成为大富翁。八連的职工立功了,但他们还是一贫如洗。十几年来,他们月工资只有29元,机务工也只有37元。结家当只有一張木扳床,一个饭桌,一个衣櫃,一辆自行车。那些曰子,每当我走进生活区,每当我独自面对他们,我的心就无法平静。我想,就是这些青年,虽然一贫如洗,但他们为农垦,舍死忘生,历经磨难,把最好的年华,把宝贵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他们是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如今,八連巳成为历史,我们人生的这一页已翻了过去,但我一直忘不了八连,它是那么美丽、那是我们青春的故地。尤其是八连的战友们,他们白手创业,建设了一个英雄連队,我心中经常昇腾起他们的身影,我象怀念英雄一样怀念他们!

于是乎我在家照着网上搜来的资料进行揣摩和尝试,先从做家常菜西红柿炒蛋、酸辣土豆丝、芹菜木耳、凉拌胡萝卜丝等下手。在做菜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做菜是门艺术,切菜是一门技术,而在技术和艺术之间需要不断的摸索和尝试,当一切变得顺手和恰到好处,能很好地处理材料、味觉和火候之间的微妙关系的时候,做菜的大体的技术应该就掌握了。理论是很容易掌握的,实践起来就不容易了。

 

第二天,拿着钥匙捅不开屋门,叮铃咣啷跟那一通杵,我困的跟三孙子是的起来给开门,并且手把手交了门锁的正确用法。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再后来学着做大盘鸡、炖羊肉、红烧鱼、各种粥,只要是吃过的菜或者家人喜欢吃的菜,只要有时间我都一一进行尝试。不论成败与否,我都坚持并且不断改进。我妈是我忠实的品尝者,不管我做的好与失败,她都说好,除了说咸淡之外从未提出什么建议,我知道是在用另一种方式鼓励我。我的改变让她对我刮目相看,最害怕做饭的我突然学起做饭来了,能够做饭就已经很让妈妈满意了,她还能有什么要求呢。可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的进步,容易让我满足而不知精益求精。其实我很清楚我自己做的菜,真不能跟妈妈想比,也不知道口感是否符合菜品。让我非常感动的是,我的家人常常会把菜消灭干净,这应该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吧。每次看到光盘,我都如释重负,感觉距离目标又进了一步了。

第三天,晚上开门了,咣叽一脚踩体重秤边缘,体重秤落地那一声响跟她妈炸了一样。

就在学做饭的日子里,两个月过去了。当三秋工作即将开始之际,我先把厨房用品罗列了清单,指导员再带上我去县上进行大采购,根据家规厨房第一条,葱姜蒜是必需品,八角茴香麻椒干辣子等调味品,柴米油盐酱醋锅碗瓢盆都得一一置办。

第四天,提到了我给手机充电的电插座,我手机前空翻360度加转体两周半砸在地板上。

两个人花了一下午时间终于把东西买全了,指导员让我回去先给大家露一手,检验一下这段时间自学的效果。

第五天,你再晚上吵醒我我就砍人了。

连队7个干部,要做7个人的饭。我把围裙系在身上,仔细打量一下,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我盛了两碗半大米蒸米饭,琢磨着加了适量的水,把电饭煲的开关打开,米饭就交给电饭煲负责了,然后我开始炒菜。做了西红柿炒蛋,青椒炒肉,豆腐干丝炒甜椒,等做好了菜,我才想起来米饭该做好了,打开盖子一看,一股白烟腾起,米饭香味扑面而来,白白的米饭高高的凸起像个饱满充实的粮垛,米粒怯生生的好像要四处溢出,明显米饭做的太多了。大伙们已经从地里过完称回来了,我就开始盛饭,当把米饭放进碗里的时候,我发现米饭有点不对劲,怎么有的米粒大有的小,结果是夹生饭!究其原因是这个电饭煲最多可放两碗大米进行蒸煮,大米放的过多就会因缺水而蒸不熟。还好有馒头,趁大家不注意赶紧把馒头热一下,不料被指导员发现了,偷着笑了笑,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第一次做不好不要紧,毕竟这是新锅拿捏不好量很正常,慢慢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会做好的。一向要强的我心里还是自责,我怎么连米饭都做不好了呢,这段时间白费功夫了么?

十一月,月初就跟我说,我不住了!我要搬出去!

掌握蒸米饭技巧之后,我开始学蒸馒头。由于忌惮再次失败,我想请人帮我做第一锅馒头,大家一致推荐姓程的一位小伙,说他会蒸馒头。请来的这个小伙是广东人,何止会蒸馒头,各类西点他也不在话下。广东人的早点很讲究,他曾是个面点师开过店做早点。

太他妈好了,我简直想给她说话加特效了!堪比国足拿下世界杯,雷神洛基找我双飞!

一天下午,我看他有空就把他请过来帮我蒸馒头。他蒸馒头用的是泡打粉,我买来的是发酵粉,他对发酵粉是初见,也没管那么多把发酵粉当成泡打粉来用,先把面粉和发酵粉混合均匀,再加适量水进行和面,面和好了之后切成馒头,再放到锅里静置,等到做饭的时候把火点着蒸就可以了。我将他的话一字不差的记在心里,焦急的等待着晚饭时间快点到来,期待着蒸出一锅白胖胖的馒头。

然而直到十五号她都没有要搬的意思,我就问她,你确定不住了是吗?我要去交取暖费了。

这次结果又出乎我的意料。打开锅盖子一看,馒头又黑又小!瞬间我的希望破灭了,好像一把尖刀插进了胸膛,惊愕得我哑口无言。慌了神的我愣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趁大家还没有回来我把锅里的馒头都装进了袋子里,进行“毁尸灭迹”,然后赶紧大火加热买的馒头。让我又气又好笑的是,看到屋外有狗狗,我顺手扔了一个馒头出去,那狗狗见我用东西砸它,转身跑开了。

不住了!

第二天早晨来到连队上班,指导员见到我就问我,“小孙,你昨晚蒸的馒头哪去了,我们满屋子找都没找到!”我…我没做馒头呀。

得嘞!我二十号的时候颠儿颠儿把房租取暖交了。

后来大伙见到我都争相问我馒头去哪了,我都是坚定的回答说没做馒头,心想打死我也不能说真相,狗狗都不吃的馒头怎么能见得人。

然后你们懂的,清退,我就赶紧找房子搬家,二十五号就搬走了。我问她你啥时候搬,我去退押金什么的。

这次经历真的不忍回顾,可我是会蒸馒头的,以前都做的好好的,虽然我不会炒菜但是从小就会蒸馒头的呀,问题出在哪儿呢?我带着疑问开始回顾蒸馒头的每一个细节,况且那个小伙手艺不错,问题应该不会出在他那。火候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呀,面粉生产日期是上个月这也没问题,想来想去难道是发酵粉?我以前和面是先把发酵粉和水搅合均匀再放进面粉进行和面,而这次是把发酵粉和面粉先混合均匀再加水进行和面的,发酵粉没有在水中泡开就不能发挥活性,发酵粉跟泡打粉的使用方法是不一样的。再次总结教训,发酵粉必须在温水里面化开,然后再和面。活好的面还要发好了才能做馒头,做馒头还要再放一点碱,馒头才会更松软。再后来,我蒸出来的馒头让所有人也出乎意料,馒头白白净净,大小均匀,口感比买来的馒头更有麦香味。平常吃一个馒头的现在能吃三个馒头!这算是对我无言的鼓励吧,行动大于语言嘛!

月底我忙,月初搬吧。

其实八连的干部都是做菜的高手,稍微露一手都比我做得好。

那行吧,认识这么久了住几天你就住几天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连长只要不忙,都会亲自做几个小菜。连长做菜很讲究,菜色搭配品系搭配都很有心得,热菜凉菜做得比我吃过的饭店里的还有味道,我在一旁打个下手,默默地记在心里,下次尝试自己做。要做出一盘精致的好菜,从切菜,洗菜,炒菜,无一巨细,都需要用心学习。特佩服连长的刀工,有一回我想做胡萝卜丝炒蛋,不会切丝,也没有切丝的工具,连长说这个好办,短短的几分钟粗细均匀苗条的胡萝卜丝就出炉了。还有一次做红心萝卜凉拌菜,萝卜丝是连长切的,技术员跟我说萝卜丝这么细这么均匀是你用工具切的吧,我笑着说没有工具怎么切呢,是连长切的,这刀工让技术员都不敢相信。

我原来住那个公寓给的最后搬离期限是12月15号。月初那几天我就问她,啥时候搬,一直说忙。我说那行,你搬完了告诉我,然后你打扫一下卫生。她说行,没问题。这里交代一句,我当时搬家的时候把自己东西都拿走了,该清理的也都清理了。

副连长偶尔也露了一手,做了青椒炒蛋,原来青椒还可以这么切,青椒炒到四五分熟就可以出锅了,青翠而有食欲。难怪我做的不好看也不好吃,首先切青椒切的不好看不规则,再就是炒的有点老,火候掌握的不到位。

前天跟我说,第二天能过去退房租了,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把钥匙放屋里了,跟我说,没有,我带走了,要不你配一把。

指导员也忍不住经常露露手,他是四川人,蒸出来的米饭总是粒粒晶莹,软硬恰到好处,可是我怎么学都学不会。指导员还喜欢做冒菜,食材准备好配好佐料再用大锅炖,素菜也能吃出大餐的味道。

配你个五花三层优质快出栏老母猪啊!

副连长助理做得一手好面,臊子面是他的招牌。菜丁切的很漂亮,炒出来也是很有滋味,做出的臊子面总是很诱人,连我这个不吃面的伪四川人也能吃一大碗,大家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然后我今天就吭吭的过去,我想着她已经收拾完了,我直接喊上房东去看房子,没问题直接退钱得了呗。

平日里大家除了指导我做饭,还经常鼓励我。每一顿饭我都会用心去做,尽量把大家的饮食安排好,他们冲锋在第一线打前阵,我必须做好后勤服务,三秋关键的时候不能给大家拖后腿。

结果一开门,握草,在房东的注视下我就只想原地爆炸。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房东看我的眼神大概就是卧槽要不是这边不能住了这个房子无论如何我要加一千房租给这王八蛋糟践成这样了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脏这么恶卧槽我的眼睛要瞎了我先撤。

除了做我会做的家常菜,我还尝试着做一些有挑战性的美食,丰富大家的日常饮食。

我进屋换环顾一圈儿,问她,你这些都不要了?

记得第一次炸萝卜盒子,颜色金黄,味道很足。这是我们家乡的特色菜,小的时候也都是过节才能吃到的,只是妈妈很少在做了,没想到我能凭着印象找到当年的口味,并且成功的而做了出来。再次做的时候,我稍微加了点玉米面,炸出来的金黄色更加均匀,口感少了一些油腻,我的创新被得到肯定,“创新有功”!指导员特意表扬了我,说我长进大大滴。我知道是夸我的,可还是乐开了花。

不要啦~~拆不完

有一次炸萝卜素丸子,碰巧农业科副科长还有水管站老周来连队指导工作,于是请他们留下来一起吃饭。我做了几道简单的家常菜,有蒜泥茄子、青萝卜素丸子、酸辣白菜,馒头搭配紫薯粥。在饭桌上,老周说现在的孩子会做饭的不多,我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做一桌子好菜,说以后谁娶了我,就会很幸福,羞得我满脸通红,不过很受用。临走时周叔意味深长的说,“这辈子我是看透了夫妻俩过日子,就是两个人必须要学会做饭”!那周叔肯定也会做一手好菜咯,下次来一定要露一手哟!“好的,下次来。不过谢谢你呀小孙,做了这么多好吃的,我们在家都没吃这么撑过”!周叔再次道谢之后告别。

我他妈现在想把你拆了放锅里锅下放水大火蒸十五分钟出锅加葱姜蒜热油一泼然后拿去喂狗!你他妈跟个油光水滑的耗子似的住在公厕垃圾堆里你妈知道吗?

有一回忙得没顾上买菜,厨房里的硬菜除了大白菜就是小白菜,这该如何是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去买菜又太远,马上就天黑了,无计之下,我决定把白菜分成三用,分别做成粉条白菜、糖醋凤尾白菜、凉拌白菜心,来一次白菜群英会。

床上,地上,桌子上,凳子上,各种衣服,裤子,内衣,袜子,鞋,饮料瓶子,吃剩的外卖,长毛的馒头,绿油油的曾经白过的玩具熊,零食,废纸,半纸杯可乐,没拆完的组装衣柜那枕头,被子,垫子,化妆品,面膜,柜子里包装袋子,各种瓶瓶罐罐。

打定主意,我把白菜帮和白菜叶先分开,白菜帮放在凉水里面泡半个小时,再切成凤尾状,再加上香菜梗,简单的用糖醋盐一凉拌,不仅好看,还特别生脆。凉拌白菜心做法跟糖醋凤尾白菜差不多,不需要什么刀工,把白菜心切成细丝就可以了,想加点海蜇皮胡萝卜丝什么的就更美味了,可是没有呀。

我草你马勒个大炸逼的不指着你收拾的跟没人住过一样,你他妈也别造的跟让牲口住过一样啊!我家牲口棚子也没这么脏啊。这他妈跟让十条哈士奇刨过的破烂儿市场一样啊!你马勒个肥肠饭的你自己天天捯饬的人模狗样的还真JB是出淤泥而不染啊!退房把自己不要的垃圾拿走这他妈不是常识吗?你出生脑缺氧还是产检的时候没查唐氏综合症啊?先天缺陷应该同情并给予帮助你这样的就应该自己主动液化流进下水道进入城市污水处理系统吧?脑子是人脑子吗?脑仁没了是不是怼进去一个臭了仨月的咸鸡蛋?

我把粥做好,把馒头热好,之后我没吃饭就先回家了。心里揣摩着今晚大家该不会批斗我吧,晚饭除了白菜还是白菜,这简直叫人崩溃。

我问她,说好的收拾一下呢?

谁料第二天我来到连队厨房偷偷查看剩菜的情况,却怎么也见不到昨晚白菜群英会的白菜,要么是吃完了,这怎么可能呢?除非是倒掉了,我想也只有这一种可能。

微信不回了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疑惑,悄悄地问技术员,昨晚的饭全是白菜是不是很难吃?他的回答很让我意外,“很好吃呀,我们都吃完了!”如苏东坡所说“忽出新意”,我再次被我的创意和发挥镇住了,换换胃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是请了半天假出来的,没空跟她废话,赶紧开始收拾。

指导员说看来必须办个谢师宴,大家教会了我不少东西,应该好好感谢感谢。我觉得我会的还不够多,学做饭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还好大家对我的要求不高。大伙一致认为,饭只要做熟吃饱就行,怎样做有味道,就怎样做,不需要讲究什么技巧,这就是成功。正如把简单的事做好,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那个屋子在四楼,没有电梯,我收拾着往下扔,两个多小时微信运动一万多步出来了。
 

在三秋工作进行的阶段里,连队干部必须落实带班值班制度,而我们八连的领导班子正因为全力以赴的开展好三秋工作,每天吃住均在连队,也正因为如此,大家每天吃一样的饭,每天毫不松懈的工作,单位的事就是个人的事,齐心协力地凝聚成一股绳为三秋工作紧张而忙碌着。对于掌管后厨的我来说,做饭逐渐地成了我每天坚持的必修课。环境虽然艰苦,但做饭和看着大伙吃饭成了我最大的乐趣。每当看到大伙吃得很高兴,盘盘见底,我就会有一种成就感。

等我叮铃咣啷收拾完了,回到公司上班缓过气儿来了,我问她,你怎么连信息都不回我了

啊,我那会儿吃饭呢没看到

我可去你妈的大傻逼吧!你怎么不说你那会儿猝死了被推火葬场高温一烤活过来了?人事儿不会干连他妈人话都不会说?脖子上顶着的是遭了蝗灾的大头菜?你倒立一下看有没有脓水留下来?是没看到还是没脸看到你自己心里没点儿逼数吗?

哎呀我记得我都收拾了

你妈应该也记得那时候是把胎盘扔了把孩子养大了

我都不记得我还有那么多东西

滚尼玛的罗圈蛋,赶紧把这半个月房租算给我,两清之后拉黑滚蛋。

听说她现在依旧跟人合租,祝福那个人吧,祖坟冒青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