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棉田

我的手轻轻抚摸

图片 1

这个春节将是张西岭在海南三亚过的第六个春节,北方寒冷冬天的那种年味已经久违。

抚摸沾满露水的绿叶

“我们这里有好多南繁人,春节都是在棉花试验田里过的,去雄授粉、挂牌标花……他们放弃了和家人团聚,也好像忘记了春节似的。”张西岭口中的“南繁人”,就是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海南综合实验基地的科技人员。

这一刻,仿佛

“南繁”,是对农作物而言,就是利用南方温暖的气候条件,把农作物育种材料夏季在北方种植一代,冬季移到南方再种植一代或两代,这样南、北方交替种植,就可以加速世代繁衍,加快品种培育速度。从雪花纷飞的北方追赶太阳,来到海南进行农作物繁殖的农业专家、科研人员也被亲切地称作“南繁人”。

在心中涌起一行行诗句

担任中棉所南繁基地主任的张西岭领着我们来到距离三亚市60多公里外崖城镇的中棉所崖城试验基地。我国乃至亚洲唯一的野生棉种植园就在这里,引来世界各国众多品种的野生棉资源在这里安家落户。

仔细地收藏

穿过形如北方杨树的棉花树“小树林”,看到基地大门上早早贴上的春联,庭院里却寂静无比。眺望远方,棉花试验田里正一片忙碌。

待到寂静的夜晚

“大年初一那天也是这场景。不信你来看!这是南繁人独有的过年方式。”张西岭说。沿着观察道穿行在试验田里,两边的棉花长势喜人,地里忙碌的人们抬起头打着招呼,有的还“提前拜个年”。

用心去感知、过滤

“头上烈日晒,地上湿气蒸”。张西岭说,三亚地处热带,冬天平均气温20摄氏度出头,这几天最高温度也是30摄氏度多。太阳底下站上3分钟,能把人烤出一身大汗。晌午炎热,但也恰好是农作物扬花授粉的最佳时期。但棉花地里,三五成群的育种队员们像勤劳的蜜蜂,继续精心“耕耘”。

甚至不断地清洗

驱车赶到大茅基地,这里是中棉所规模最大的南繁基地,位于三亚田独镇大茅黎族聚居区内。穿过充满民族风情的黎族村寨,映入眼帘的依旧是连方成片的棉花试验田,以及棉花地里的“南繁人”。张西岭说,除了棉花,大茅基地还为玉米大豆、芝麻、麻类等作物提供冬季南繁服务,每年都有来自全国20多个省区市的农业科技人员入驻。“他们也在这里过新年。”

谱上跳动的音符

说到大年初一的安排,张西岭说,和前几个春节一样,早上6点起床去各个棉花基地给大伙拜年,上午9点就会回到荔枝沟基地,那里有他自己的一块棉花南繁技术研究试验田,开始忙活自己的事。

汇集成涓涓流淌的小溪

在我的脑海里奔涌

于是,我的生活不再寂寞

我的心灵不再孤单

是棉田让我看到希望

是棉田带给我快乐

这里是我成长的摇篮

陪伴我度过每一个难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