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濒危植物滇金丝猴数目继续删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内容摘要:油菜籽临储政策走到十字路口在当前油菜籽临储政策下,油菜籽从收购、加工到储存、销售,发生的各种费用乃至亏损,最终全油菜籽临储政策走到十字路口

中国绿色时报8月6日报道据新华社8月4日电与大熊猫一样,被称为中国“国宝”的世界濒危动物滇金丝猴数量持续增加。长期跟踪研究并致力于滇金丝猴保护工作的中国动物学会灵长类专家组组长、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部首席科学家龙勇诚透露,被列入世界濒危动物红色名单的滇金丝猴数量目前已超过2500只,比1994年起码增加750只。面容和神情与人相近的滇金丝猴是中国特有的一级珍稀濒危保护动物,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世界最濒危的物种。龙勇诚谨慎地说:“现在从滇金丝猴种群繁衍状况来看,这一物种至少不会绝灭。”滇金丝猴仅分布于金沙江和澜沧江之间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带。这一区域被视为亚洲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其生态环境好坏直接影响到长江中下游和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生态安全。据云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钟明川介绍,近两年我国政府每年投入逾2亿元,支持滇西北分布有滇金丝猴的德钦、维西、玉龙、兰坪等地保护天然林和生态公益林。“保护好栖息地,才有条件进一步改善滇金丝猴的生存环境。”她说。有专家分析,目前对滇金丝猴的抢救性保护已取得实质性成效。但龙勇诚认为,对目前规模尚小的“非重点”滇金丝猴种群还需加大“看护”力度,以防止这些“小基因库”灭绝,而这需要在政府帮助下让当地更多的社区居民主动参与到保护行动中。

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保员多吉说,天气越来越暖和,藏羚羊开始迁往产仔地。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西藏自治区北部,昆仑山、可可西里山以南,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脉以北,横跨那曲和阿里两地区,是世界第二大陆地自然保护区,总面积29.8万平方公里,保护区内生存着众多藏羚羊及其他高原珍稀濒危野生动物。那曲地区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科科长毛世平说,那曲地区范围内的藏羚羊目前正在迁徙,通过多年观测,不同种群的藏羚羊迁徙时间有几天之差,迁徙时间距目的地不同而不同,有些藏羚羊迁徙路程达300多公里。据介绍,那曲范围内的藏羚羊大多迁徙到新疆与西藏交界处木孜塔格峰和西藏若拉岗日雪山东侧的多格错仁强措附近、藏色岗日以北区域进行繁殖。藏羚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主要分布在西藏、青海、新疆西部近80多万平方公里的高寒荒漠地区,其中80%的区域在西藏羌塘境内。政府为了保护藏羚羊,先后在青海的可可西里、新疆的阿尔金山、青海的三江源以及西藏的羌塘建立大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藏自治区林业调查规划研究院依据研究成果推断,目前西藏藏羚羊数量已近20万只。羌塘是藏羚羊的集中分布区,从东部到西部分布着至少三个数量比较大的迁徙种群。每年夏季,雌性藏羚羊聚集成大群,迁徙200-300公里,到特定区域繁殖后代。不仅那曲地区范围内的藏羚羊正大规模向适合繁殖的低温环境地区迁徙,阿里地区范围内的藏羚羊也在赶路。记者14日通过电话采访了阿里地区林业局副调研员、森林公安局局长旦达,恰巧他正驱车赶往藏羚羊聚集地观察迁徙情况。“羌塘保护区阿里地区范围内的藏羚羊每年5月初开始向东迁徙,到5月20日左右迁徙结束,最近几天正在大规模迁徙。”旦达说,“阿里地区范围内的藏羚羊一般迁往新疆与西藏交界处昆仑山南侧一带。”据介绍,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藏羚羊每年在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开始交配,次年5月向产仔地迁徙,产仔10多天后带着幼仔于7月初开始陆续回迁,7月底返回原来的栖息地。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西部分项项目主管赵怀东表示,西藏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不断加强,近年羌塘保护区内的藏羚羊保持较快增长。在草原上经常看到一些农牧民放养牛羊时,旁边不远处就有藏羚羊觅食。羌塘保护区成立以来,西藏不断加大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保护区内多种珍稀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逐年增多,保护区内有国家和西藏自治区一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40余种,2000年4月被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西藏各类自然保护区达47个,总面积41.37万平方公里。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2014年前五个月,冰岛向西班牙出口鳕鱼的数量增长42.9%,西班牙取代英国成为冰最大水产品出口市场。根据最新水产分析报告称,今年前五个月,冰共向西班牙出口44820吨鳕鱼,2013年同期出口量为31365吨,出口价格也同比上涨2%。与此同时,冰对第二至第四大水产出口市场的销售情况均出现下滑,出口降幅分别为5.94%,8.84%和0.13%。目前,西班牙、法国和英国三国占冰水产品出口总量的64%。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在当前油菜籽临储政策下,油菜籽从收购、加工到储存、销售,发生的各种费用乃至亏损,最终全部由国家负担。随着临储油菜籽数量的持续增多,国家财政负担越来越重

摘自南方渔网:10月24日,在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孙家疃镇山东村码头,渔民苗老汉告诉记者,他的小船在近海捕捞,每天能赚1000元左右,过去出海一趟赚个百八十元就不错了。“今年开海后,海里的东西比以前多了!”他说。24日下午4时许,在环翠区孙家疃镇王家村码头,近海捕捞的木板渔船不时靠上码头。一箱箱活蹦乱跳的爬虾、银光闪闪的海鱼、张牙舞爪的螃蟹刚被渔民搬到码头上,前来购买海鲜的市民就蜂拥而上。

5月下旬,正是南方油菜籽开镰的季节,油菜籽主产区的油脂加工企业却普遍面临经营困境。记者在湖北荆州市一家大型油脂加工企业采访时看到,10多个油罐里装满了临储油,而企业因经营困难正处于停产状态。作为曾经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品牌油脂加工企业,现在只能靠着代收、代加工、代储菜籽油,赚取加工补贴和保管费用补贴维持生存。这家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话的声音里都透着几分焦急。

记者在现场看到,渔民捞上来的鱼虾不仅有平日里少见的一米多长的大鲇鱼,有半米长的大牙鲆,辫子鱼有1公斤多重的,斤把重的大螃蟹也不少。

记者此次调研中采访了许多业内人士,他们普遍对国产油菜籽产业发展面临的困境表现出担忧。油菜籽国内外价格倒挂是当前油脂加工企业面临的首要问题。我国连续多年实施油菜籽临储政策,有效保护了农民种植油菜籽的积极性,促进了油菜籽生产发展。但近年来,由于食用油市场持续疲软,国际油菜籽价格持续下跌,而国内油菜籽价格却一直维持高位,且远远高于国际价格。由于国内外价格倒挂和购销价格倒挂,造成国内油脂加工企业难以开展自营性收购,大部分油菜籽进入临储收购,加工成菜籽油后转为国家库存。

在山东村码头,一条船上卸下两条一米多长的银灿灿的大花鲇鱼。渔民苗先生说,这么大的鱼这几年很少见,每条有七八公斤重。一位渔民告诉记者,前几年出一趟海,捞上来的东西里能拣到两三个大对虾,现在出一趟海能拣到七八只大对虾。

与此同时,在当前油菜籽临储政策下,油菜籽从收购、加工到储存、销售,发生的各种费用乃至亏损,最终全部由国家负担。随着临储油菜籽数量的持续增多,国家财政负担越来越重。

他说,今年出海,除了捕捞的数量有所增加外,捕捞的品种也大为增加,达到20多种。

不仅如此,记者在湖北荆州粮油批发市场还看到大量用进口大豆加工的食用油。虽然国家规定进口菜籽油不能进入油菜籽主产区,但进口大豆油大量进入油菜籽主产区市场,对菜籽油市场影响很大。一边是大量国产菜籽油被装进油罐里,一边是大量价格低廉的国外油料进入国内,进口大豆已经突破7000万吨,油菜籽进口量逐年攀升,去年油菜籽进口508.1万吨,同比增38.7%。

风雨天气让“休渔”延期

郑州市粮食批发市场资深分析师陈艳军认为,临储政策对于农民种植收益起到一定保护作用。但是,临储政策推高了国内油菜籽价格,使国内油脂加工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刺激了国外低价油菜籽的进口,国产油菜籽和菜籽油市场份额因此进一步萎缩。

谈起今秋出海归来鱼虾满舱的原因,10月23日,市海洋与渔业局渔业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两个多月休渔期,我市近海海域海洋渔业资源得到较好的恢复。休渔期结束后,生产情况与去年相比有所好转,大部分渔船略有盈利,约三成渔船效益较好。

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亢霞认为,这种价格机制与国际市场脱节,又由于政策的滞后性导致政策缺乏弹性,不能适应当前国际国内市场的变化。我国油料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联动性越来越强,国际市场对国内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油菜籽收购政策如何适应国内外市场的变化是当前油菜籽产业面临的大问题。

“今年开海不到两个月,但是真正出海的日子不到一半。”孙家疃镇合庆村一位渔民告诉记者,9月1日开海不久天气就不好,渔民出海的时间少了,相当于休渔期延长了,这十分有利于海洋资源的恢复。

专家建议,国家是否可以仿照大豆、棉花两大农产品试点推行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办法,在湖北和部分油菜籽主产区试点这一政策。这样,既把市场还给了企业,又保护了油菜籽种植户的利益。不过有企业负责人表示,多年来国内油菜籽产业已经对临储政策形成依赖,临储政策的调整和变化都会牵动产业链上各类企业的神经,即使临储政策调整了,还会有很长时间的政策惯性,政府必须加强顶层设计,打造一个公平的政策环境,让那些规模大、信誉好的品牌企业能够充分发挥竞争优势。

流放增值再造“黄金渔场”

其实,在此之前,我国曾实行过一段时间“托市收购+国家补贴+企业自营”的收购方式。这种收储方式就是除了中储粮作为油菜籽收购执行主体外,还引入中粮、中纺以及地方油脂加工龙头企业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托市收购,中央财政给予委托企业每斤0.1元的一次性补贴,不再承担任何费用,企业将收购的油菜籽加工成菜籽油后自行销售,自负盈亏。但是,这种收购方式执行一段时间后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了。

“这么多的梭子蟹、牙鲆鱼,前几年很少见到,都是近几年流放鱼苗长大的。”10月23日,孙家疃的渔民孙先生告诉记者。

“这种收购方式开启了政策性粮食收储新思路,把国家政策引导与市场机制有机结合起来,不仅调动了农民种植油菜籽的积极性,而且帮助国内油脂加工企业掌握足够的加工原料,保证了市场供应。此外,国家只承担一次性补贴,减轻了国家财政负担。”湖北省粮食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龚伟在接受采访时说。

记者了解到,这几年我市往近海投放了数以亿计的鱼、虾、蟹苗,仅从2005年至今,三年时间内地方增殖放流就放了550万尾牙鲆鱼苗、4500万只海蜇,3.2亿只中国对虾苗、2.3亿只日本车虾苗、1亿只蛤苗、6000万只梭子蟹苗、80万尾黑裙鱼苗、465万头刺参苗、520万头鲍鱼苗,共计7.7亿个种苗。

据市海洋渔业局统计,从2005年到目前,这些流放的种苗长大后渔民回捕总量为1.85万吨,总值为2.78亿元。此次开捕,中国对虾、梭子蟹等本市人工增殖放流品种回捕数量有较大的提高,特别是梭子蟹单船捕捞量平均超过100公斤,为近年来所罕见;人工增殖放流的中国对虾等品种回捕量也大为增加。

市海洋渔业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今年近海捕捞生产情况来看,近海渔业资源得到了一定的恢复,产量产值均较去年同期有所好转,但主要捕捞对象集群差,中心渔场并不稳定。尤其是鲅鱼资源没有明显的好转迹象。鱿鱼资源虽然不错,但波动较大,现在已过旺发季节,可捕时间较短,目前的捕捞形势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因此,我市人工增殖放流还应继续加大力度,使渔业生物资源更快地迈入可持续发展之路,再造更多的“黄金渔场”。

南方渔网编辑:陈如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