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专家称茶叶农药残留不等于超标

图片 1

日前,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2份茶叶农药残留的调查报告,引发了公众对茶叶安全的关注。检测出农药残留是否表示茶叶不安全?我国茶叶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是否比欧盟等国宽松?科技日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了业内专家。茶叶中检测出农药残留是很正常的,有农药残留并不等于茶叶就是不安全的,关键要看是否在标准规定的范围之内。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常务副主任刘新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4月11日,绿色和平发布的《2012年茶叶农药调查报告》称,包括吴裕泰、张一元等在内的国内9家知名品牌的18种茶叶样品上均含有至少3种农药残留,检出的农药种类总数高达29种,其中6个样本含有10种以上农药残留。上述报告详细列出了被检测茶叶样品的农药残留值,以及残留农药可能对人体造成的危害,但并没有说明测出的农药残留值是否超出了相关标准。对此,中国茶叶流通协会迅速回应称:严格对照国家标准GB261302010《食品中百草枯等54种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后发现,此次绿色和平发布的《报告》中检测的茶叶样品,全部符合国家标准。刘新表示,根据绿色和平发布的调查结果,茶叶中农药残留总体检出值并不是很高,最高值为3.9毫克/公斤,而中国人均每天饮用茶叶数量不到10克,通过泡茶浸出的农药残留量就更小了。整体来看,我国茶叶质量安全水平是好的,饮用茶叶是安全的。《2012年茶叶农药调查报告》引发的热切关注还在持续发酵,4月24日,绿色和平又发布了《2012年立顿茶叶农药调查报告》。该《报告》称,被检测的立顿牌袋泡茶叶4份样品共含有17种农药残留,其中7种是欧盟尚未批准使用的农药,所有样本都有农药残留量超过欧盟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就在绿色和平发布立顿茶叶报告的当天,立顿茶生产商联合利华发布声明回应称:立顿茶系列饮品完全符合中国国家标准中关于农药残留的规定,是安全和合格的产品。于是,人们不禁开始质疑,和欧盟标准相比,中国茶叶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是否过于宽松。对此,刘新表示不赞同这种说法。他指出,农药残留标准是各个国家在安全前提下,根据国情进行风险评估制订的,中国目前对茶叶农残的限量有19项,是产茶国中限量标准较多的国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欧盟大幅度调整茶叶进口的农药残留标准,检测的农药品种原先只有7种,截至目前已增至约400种。在标准问题上,茶叶生产国和消费国之间会有利益的博弈。把中国、日本、欧盟关于茶叶农残的限量标准放在一起比较,你会发现各国标准各有宽严,在有些项目上,我们也有比日本、欧盟更严格的限量。刘新举例说,目前中国、欧盟都禁用的硫丹,中国最大限量值是20毫克/公斤,欧盟的则是30毫克/公斤。已经禁用的农药为何会从茶叶中检出,是另一个让消费者倍感质疑的问题。我国著名茶叶专家陈宗懋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绿色和平的报告中提到的几种禁用农药,过去是允许使用的,有的禁用时间只有短短一年左右,因此在土壤和环境中还会残留有这些农药,通过挥发、飘移和沉降到茶园中,构成微量的残留。更多阅读卫生部农业部回应茶叶农药残留限量标准争议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2015年12月16~17日,国家农药残留标准审评委员会第十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了《食品中24-滴二甲铵盐等90种农药122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转化国际食品法典105种1190项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和《108项食品中农药残留检测方法国家标准》。

2015年12月16~17日,国家农药残留标准审评委员会第十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了《食品中24-滴二甲铵盐等90种农药122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转化国际食品…
2015年12月16~17日,国家农药残留标准审评委员会第十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了《食品中24-滴二甲铵盐等90种农药122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转化国际食品法典(CAC)105种1190项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和《108项食品中农药残留检测方法国家标准(草案)》。
会议审议通过了新制定的《食品中24-滴二甲铵盐等89种农药120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和《转化CAC的101种农药962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审议通过了新制定限量标准中涉及的检测方法和整合保留的108项检测方法国家标准。
本次会议是第一届国家农药残留标准审评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陈友权副司长及部监管局标准处董洪岩处长讲话中充分肯定委员会成立5年多来,所做的大量工作,取得了显着成效:一是制定了农药残留标准审评技术规范,以农业部公告形式颁布实施《食品中农药残留风险评估应用指南》、《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制定指南》等6个技术规范,进一步完善了农药残留标准制定程序和原则;二是加快了农药残留标准制定速度。本届委员会共审议通过了5200多项限量标准,较2009年870项农药残留标准增加了5倍,形成了正式、临时、豁免物质等配套的标准体系;三是清理完成了老旧标准,2012年完成了对2009年前颁布实施食品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清理,2015年完成了413项检测方法标准清理,废除了110多项重复老旧的方法标准,形成了限量标准配套的检测方法体系;四是编制《加快完善我国农药残留标准体系的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农药残留标准达到10000项,实现生产有标可依、产品有标可检、执法有标可判的目标。

内容摘要:涕灭威西瓜、乙草胺草莓、套药袋苹果一个个关于农药残留的新闻让公众闻之色变吃货们人心惶惶更让很多农产品产地和农户遭受当涕灭威”西瓜、“乙草胺”草莓、“套药袋”苹果……一个个关于农药残留的“新闻”让公众闻之色变“吃货”们人心惶惶更让很多农产品产地和农户遭受当头棒击恍如灾难。

会议审议通过了新制定的《食品中24-滴二甲铵盐等89种农药120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和《转化CAC的101种农药962项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审议通过了新制定限量标准中涉及的检测方法和整合保留的108项检测方法国家标准。

夏日渐近各色瓜果蔬菜又将集中上市有“毒”传闻是否又将如影随形?有农药残留的农产品是否一定不合格?检出残留超标的产品吃下后离“癌”不远了吗……面对消费者关注的有关“农药残留”的几大疑问记者通过采访权威专家为大家揭开危言背后的真相。

本次会议是第一届国家农药残留标准审评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陈友权副司长及部监管局标准处董洪岩处长讲话中充分肯定委员会成立5年多来,所做的大量工作,取得了显着成效:一是制定了农药残留标准审评技术规范,以农业部公告形式颁布实施《食品中农药残留风险评估应用指南》、《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制定指南》等6个技术规范,进一步完善了农药残留标准制定程序和原则;

高毒农药一直长期没有禁止?

二是加快了农药残留标准制定速度。本届委员会共审议通过了5200多项限量标准,较2009年870项农药残留标准增加了5倍,形成了正式、临时、豁免物质等配套的标准体系;三是清理完成了老旧标准,2012年完成了对2009年前颁布实施食品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清理,2015年完成了413项检测方法标准清理,废除了110多项重复老旧的方法标准,形成了限量标准配套的检测方法体系;四是编制《加快完善我国农药残留标准体系的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农药残留标准达到10000项,实现生产有标可依、产品有标可检、执法有标可判的目标。

在刚修订的食品安全法中对农药的使用实行了更加严格的管理禁止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药材。

由于是在食品安全法中首提剧毒、高毒农药的禁令一度被解读为我国高毒农药一直可以用于上述产品。

“从农业部门的规章到国务院条例对高毒、剧毒农药都作出了范围的限制严管下使用比例也逐年下降。此次在食品安全法中是将这一禁令提升到了法律的高度。”农业部农药检定所所长隋鹏飞指出十年前高毒农药在农药中占比近30%现在不到1.7%。

农药残留=不安全?

“农药如果使用规范是安全可控的。但是不少消费者都认为有农残就等同于不安全甚至故意去选择‘虫眼菜’。”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说这其实是混淆了“农药残留”和“农残超标”的概念。

专家介绍蔬菜使用农药很正常全世界无一例外。只要严格执行停药期和严格用药范围农药残留是可以降解到安全标准范围内的而此时产品就是安全的。而农药残留标准通常是在实验室数据基础上再放大百倍量、确定的安全标准。也就是说即使出现了小概率的超标事件也不代表对人体有害。

蔬菜农残超标这个“很普遍”?

从农业部近年来的例行监测结果看食品农药残留合格率也正逐年提高2014年全国各类蔬菜的合格率已达96.3%。

来自农业部蔬菜品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的信息也显示近年来甲胺磷、对硫磷等禁用农药基本没有检出;氧乐果、克百威等限用农药的检出和超标的次数也大大降低已不是造成蔬菜不合格的主要原因;检出值也逐步降低虽然仍有部分蔬菜有农药残留检出但普遍检出值并不高基本都低于限量值。

“我们在农产品生产之前就与农民签订药残检验合同如果发现谁家的农残超标不仅会退回当批次的产品还会影响到日后的合作。”辽宁省盘锦市金社裕农供销集团总经理巩金生表示虽然有些种类农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农药在所难免但是农药自身具有挥发性再加上从用量上面严格控制几乎很少检验到农残超标的产品。

含致癌物质就会“致癌”?

“离开剂量去谈毒性不科学‘长期大量食用致癌’本身就是一个不科学的表述。”厉曙光说“不合格”不等于不安全更不等于“有毒”;含有致癌物质不等于一定“致癌”还需要看剂量和接触的时间这需要明确区分清楚。“简单说就是要说清楚多长时间、多大量。”

例如曾引发沸沸扬扬热议的“含三氯生牙膏致癌”就算每天吃一管牙膏也没有安全风险;按照目前曝光的草莓中乙草胺最高值计算每天都吃一公斤草莓也不碍事;曾检出塑化剂的白酒每人每天喝一公斤也达不到耐受值。

“如果真的出现不合格该罚就重罚但没必要用耸人听闻的说法去挑战消费者的接受度。”厉曙光说这既不科学、更不理性。

一次检出问题防范一类产品“很必要”?

记者在我国最大的草莓生产基地辽宁省东港市发现因为一条草莓可能含有致癌农药的报道4月26日九九草莓价格还处于每500克6-7元仅仅两天就降到2-3元下滑幅度最高可达60%左右甜查理及冷棚草莓收购价格一度降到1元左右。

“人们对食品安全的恐惧已经到了三人成虎的地步。”多位专家如此表示。消费者缺乏专业性在食品安全信息上更是“宁可信其有”有时候就会以偏概全、以小见大、以点代面导致一些个别现象被不断放大加深人们的恐慌情绪。

专家认为目前市面上公布的蔬菜农残检测结果主要来自于三方面:政府部门、第三方检测机构和媒体。但检测仅仅对样本或该批次负责任因为一次检测超标就去否定整个行业甚至永远远离这一农产品完全没必要。

农户一次次“中枪”该咋办?

十年前已被《新闻记者》杂志评为年度十大假新闻的“打针西瓜”传言每到夏季就卷土重来让瓜农头疼不已;本是42天左右正常出栏的白羽鸡在冠上“速生鸡”的名头后让消费者谈之色变;说面包含有“鞋底”成分让不少企业的产品一度滞销;更别说在新媒体时代牛奶致癌、猪肉含砷等经久不衰的谣言不时在朋友圈、微博刺激着消费者神经对农业造成的损动辄过亿元……

细究种种“危言”肆虐原因有专家认为“一是传播谣言者影响力远远超过辟谣的人二是消费者倾向于把他们最先接收到的信息当真三是消费者对负面的消息更容易相信。”

专家认为政府监管部门、科普组织都应加强与公众间的“风险交流”及时释疑解惑成为不实信息的“过滤器”、网络情绪的“缓冲器”和公众的“定心石”向消费者传递理性的声音才能逐步消除公众的焦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