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护濒危植物 苦肃省濒危物种赛减羚羊种群已冲破百只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据新华社报道,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近日透露,该中心去年成功繁育了31头濒危动物,成活率首次达到100%。这31头濒危动物中,除马鹿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外,其余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15只赛加羚羊、4匹野马、3峰野骆驼、3头梅花鹿、2头马鹿、2只平顶猴、1头蒙古野驴和1头扭角羚。去年是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从国外引进驯养赛加羚羊以来繁育最多的一年,这使中心驯养的、我国目前惟一的赛加羚羊种群数量达到51只。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位于甘肃武威市东北部,成立于1987年,全境均属腾格里沙漠,规划面积18万公顷,核心建设区1万公顷,主要从事濒危珍稀动物的拯救、保护、繁育研究和沙漠综合治理工作。目前中心存养的各类野生动物达50多种,约400头。(中国绿色时报2006-02-22)

记者从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获悉,经甘肃省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局与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英国牛津大学和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组成的联合调查队的多次调查研究证实,世界濒危保护动物雪豹在甘肃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广泛分布。据介绍,联合调查队在保护区查干布尔嘎斯及包尔沟区域,通过样线调查和架设自动红外相机,仅2015年就拍摄到雪豹160次,其中2次同时拍摄到4只雪豹个体、7次拍摄到3只雪豹个体,有9次拍摄到2只个体。“盐池湾地区的雪豹资源非常好,所以这个地方不仅会成为中国雪豹保护的热点,更加成为全世界雪豹保护的一个热点区域,同时我们也将向世界展示在盐池湾如何开展雪豹保护工作,给全世界雪豹保护做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英国牛津大学动物研究院研究员费尔表示。雪豹是生活在世界上海拔最高雪域高原的猫科动物,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一般生活在海拔2500米至5000米的高原地区,由于独来独往,行踪诡秘,又被人们称为“雪山隐士”。由于雪豹数量逐年减少,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皮书》、《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濒危动物。甘肃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祁连山西端,青藏高原北缘,位于肃北蒙古族自治县东南部,其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是以高原珍稀野生动物保护为主的超大型野生动物类型的自然保护区。“我们近几年拍摄到的雪豹照片有190多张,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开展雪豹种群密度系统调查,通过公里网格布设可以精确的调查出保护区有多少雪豹,为今后雪豹的保护提供科学依据。”甘肃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窦志刚介绍说。

“仓库里已储备好100吨蛋白质很高的苜蓿草,这可是普氏野马、野骆驼、赛加羚羊很好的‘营养餐’。”国家林业局甘肃濒危动物保护中心主任马吉中说。农历新年将至,记者4日在这个保护中心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加班加点为藏野驴、赛加羚羊、野骆驼和金丝猴等濒危野生动物储备食物、添置过冬设备。在冬日暖阳中,近百只赛加羚羊悠闲地吃着苜蓿,饲养员还不时地往草料里添加胡萝卜等蔬菜。“春节前气候寒冷,除了高蛋白苜蓿草,我们中心还为赛加羚羊、普氏野马、野骆驼等濒危野生动物补充豌豆、玉米等精饲料,让这些动物贴膘越冬。”马吉中介绍。多年以来,在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下,这里的濒危动物物种数量也在逐年扩大。马吉中告诉记者,以普氏野马为例,该中心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在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放归28匹,目前该种群数量已扩大至40匹。据了解,普氏野马是目前地球上唯一存活的野生马,保留着马的原始基因,由于捕猎和环境问题,其野生种群已于20世纪60年代灭绝。甘肃濒危动物保护中心的普氏野马是上世纪80年代从德国引进的普氏野马后代。目前,全球经人工饲养繁殖的普氏野马数量已达3000多匹,生活在德、英、美、俄、蒙和中国等少数国家。该中心工作人员介绍,除了补充营养饲草外,春节前,中心还为普氏野马、野骆驼、赛加羚羊等濒危动物检查身体、去除寄生虫,以增强这些濒危物种的消化功能。同时中心还派专人为普氏野马修剪蹄子,让它们奔跑行走更方便、采食更灵活。记者在保护中心看到,十余只珍稀动物金丝猴在室外的铁丝网中上蹿下跳,玩耍得不亦乐乎,丝毫不惧寒冬。“如果它们觉得冷了就会回窝里休息,我们为它们专门加装了电暖气,温度非常适宜。”该中心高级兽医师赵建友说,为了让金丝猴、豚尾猴、狒狒等这些濒危珍稀动物能温暖越冬,他们在去年入冬前分别为它们的“家”增添或新加了电暖气等取暖设施。“天再冷它们也不会冻着,可以暖和、舒适地过年。”国家林业局甘肃濒危动物保护中心成立于1987年,位于甘肃省武威市,总面积18万公顷,全境属中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西南缘,中心主要从事濒危珍稀动物的拯救、保护、繁育研究和沙漠综合治理工作。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内容摘要:保护濒危动物甘肃省濒危物种赛加羚羊种群已突破百只

黄河上游有一种野生鱼,名叫极边扁咽齿鱼,别名“小嘴巴鱼”。上世纪90年代末,这种鱼成为濒危物种,有人甚至认为它已灭绝。幸运的是,甘肃科技人员找到了这种鱼。不仅人工驯养成功,而且人工繁殖成功,使这种濒危鱼种有了后代。1月7日,中科院院士、鱼类学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宜瑜来甘考察时说,甘肃科技人员人工繁殖黄河上游濒危鱼类极边扁咽齿鱼成功,是一项国际首创的工作,对恢复黄河上游生态系统意义重大。驯养极边扁咽齿鱼生活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水域。上世纪60年代,玛曲有专门的捕捞队,一网下去,能捞几百斤。由于乱捕滥渔,极边扁咽齿鱼数量急剧减少。到上世纪90年代末,极边扁咽齿鱼难觅踪影。1998年出版的《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鱼类》,正式将黄河上游极边扁咽齿鱼列为易危级生物。有一次,省水产研究所科技人员听说有人在黄河玛曲段见到了极边扁咽齿鱼,就开始寻找。历经两三年,到了2000年时,终于搜集到了40多尾极边扁咽齿鱼。科技人员很高兴,这个物种还存在。科技人员又犯愁,如何让这种鱼活下去?科技人员模拟极边扁咽齿鱼生存环境,挖出S形弯道,底部铺上石子和砂子,引入活水,把鱼放养其中。鱼儿活下来了,世界上首次人工驯养极边扁咽齿鱼成功。授精可让科技人员更犯愁的事儿来了。极边扁咽齿鱼6岁应该繁殖后代。但到了2007年,人工驯养的极边扁咽齿鱼有很多已经超过6岁了,可这些鱼儿仍然不繁殖。难道这些鱼是世界上最后的极边扁咽齿鱼吗?2007年5月,在省科技厅等部门支持下,省水产所的张艳萍、娄忠玉、焦文龙等科技人员决心人工延续这个鱼种,开始尝试人工繁殖极边扁咽齿鱼。科技人员通过人工方法,很快获得了极边扁咽齿鱼的受精卵。过了五六天,鱼卵出现小黑点了。小黑点是鱼的眼睛,说明有生命迹象。世界上首次对极边扁咽齿鱼人工授精成功。再过六七天,鱼苗破膜而出。鱼苗靠着自带的卵黄囊生长。又过了几天,卵黄囊吸收完了,鱼苗游泳上浮,要吃东西了。繁育这时的鱼苗细得像针一样,没有人知道它们吃什么。科技人员把煮熟的蛋黄磨成细粉,撒到水里,鱼苗不吃。又撒下奶粉,鱼苗仍然没吃。几天之内,20多万尾鱼苗全部饿死。张艳萍研究员说:“眼看着鱼苗活活饿死,特别难过,特别伤心。”2008年,又到鱼儿繁殖季节。科技人员仍然不知道给鱼苗喂什么,鉴于人工繁殖对存活的成熟极边扁咽齿鱼有一定的伤害,他们一度想放弃人工繁殖。但是为了延续这个鱼种,科技人员狠狠心,再次人工繁殖了四五万尾鱼苗。几位科技人员商量,用虹鳟鱼苗的开口饵料试一试。但是投下饵料后,极边扁咽齿鱼苗仍然不吃,科技人员又眼睁睁看着鱼苗全部饿死,那个伤心劲没法提。2009年,鱼儿繁殖季节又到了。张艳萍突然想到,会不会野生的极边扁咽齿鱼天性太骄傲,宁肯饿死也不吃死的东西,只吃活饵。抱着再试一试的想法,科技人员买来像细沙子一样的卤虫卵。卤虫幼虫是用来喂养海水对虾幼苗的。科技人员把刚孵化出的卤虫幼虫用吸管滴到极边扁咽齿鱼苗的饲养缸里。前两天鱼苗没有反应,科技人员越来越沮丧。就在大家认为没有希望的时候,鱼苗开口吃东西了。张艳萍说:“太兴奋了,真是太兴奋了。”喂了两个月,鱼苗长到如人的一根小指头那么长时,科技人员尝试喂人工颗粒饵料,这次,极边扁咽齿鱼苗开始吃了。世界首次人工繁殖极边扁咽齿鱼成功了。2010年,科技人员把繁殖成功的3万多尾极边扁咽齿鱼放回了自然水域。张艳萍说:“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极边扁咽齿鱼存活下去,维护黄河上游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娄忠玉说:“极边扁咽齿鱼不仅是黄河上游生态系统的重要因子,而且通过研究极边扁咽齿鱼,能促进人们对青藏高原隆起过程的认识。”

31只赛加羚羊近期在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陆续降生,我国濒危物种赛加羚羊种群数量首次突破百只。

29日,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崇学向记者介绍,该中心饲养的赛加羚羊繁育期已结束,从4月26日以来,陆续有31只赛加羚羊降生,现在中心饲养的赛加羚羊数量已达到105只。

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位于腾格里沙漠南缘、甘肃省武威市境内,于1987年建立。这里现饲养有赛加羚羊、野骆驼、普氏野马等多种濒危动物。赛加羚羊又名高鼻羚羊,现主要分布在俄罗斯里海以东、哈萨克斯坦等地。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赛加羚羊数量仍在持续下降,已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濒危物种。

在我国,赛加羚羊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历史上曾分布于荒漠、半荒漠和荒漠草原地带,直到上世纪50年代,在新疆准噶尔盆地和北塔山一带、甘肃马鬃山地区及内蒙古还有分布,现在野外已久未发现其踪迹。

为在中国恢复这一物种,从1988年起,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从国外陆续引进赛加羚羊10余只。经过研究人员的精心饲养,种群数量逐渐扩大,2010年达到83只,今年又突破百只,达到105只。

赵崇学说,赛加羚羊寿命很短,目前的种群数量仍偏少。要在中国恢复这一物种,今后还需引进一定数量的新种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