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大户在书本中找到致富钥匙

  两年前,不顾家人的反对,他从一名海归,变成了一个对养猪技术了如指掌的养猪专业户。两年后的今天,他又开始着手创建颇具规模的有机蔬菜栽培基地。作为一名年产值上亿的家族企业的“富二代”,慈溪小伙子叶凯峰却时刻想着靠自己的拼搏,闯出一番事业。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人们对“富二代”有了另一种解读。

今天是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赶集的日子,很多乡亲都趁赶集的日子来镇上买一些猪肉回家。

现年45岁的周武生是三峡库区腹心重庆市万州区的一位移民。在经历了痛苦的抉择后,他不愿成为国家和家庭的负担,在移民搬迁中放弃吃“低保”,顶着各种困难和阻力,在“黑暗”中苦苦追赶心中的太阳,最终凭着执着的信念和追求,成了一名“养猪大户”,书写了一位移民自强不息的感人故事。

  在今天,在大学生就业困难,新的读书无用论日益甚嚣尘上的时候,临桂县宛田瑶族乡洞头村委朱家村农家妇女伍运贤面对着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不便的多种因素,却在书本中找到了致富的钥匙,知识改变命运、知识创造财富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英国留学归来成养猪专业户

村民:“猪肉十元一斤,有的是十一元,十二元一斤。”

眼睛瞎了心不能瞎,我能养活自己和家人25年前,初中尚未毕业的周武生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双目失明。20多年来,凭着一分坚强,盲人周武生孵小鸡,种蔬菜,喂山羊,帮人磨地板,外出打工,回乡后又白手起家办起了废品回收店、废旧塑料加工厂、洗车场。

  人们常说知识就是力量,其实只有知识得到实践运用的时候,知识才等于力量。

  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叶凯峰总要先到自己的养殖场,看看猪的配种情况,问问又添了多少猪仔,了解哪一种饲料更对小猪们的胃口。自从英国留学回来后,“与猪为伍”,成了年近30的叶凯峰如今最大的事业与乐趣。

猪肉价格高,按理说老百姓养猪应该很划算,但是当地的老百姓都认为养猪不赚钱很少有人养猪了。

然而,正当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时候,由于移民搬迁,周武生不得不面临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

  这段时间猪肉价格稍稍上扬,对临桂县宛田瑶族乡洞头村委朱家村的养猪大户、34岁的伍运贤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在宛田、五通和黄沙一带,大家都知道伍运贤的猪崽比别人卖得贵,每斤贵四五块,甚至更多。但大家都乐意买,往往还供不应求,这到底是为什么?临近村里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她的猪崽你买回来后很少生病,猪崽肯吃,长得快,出栏自然就早了。就算有了啥问题,她还会给猪看病。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决定到伍运贤的养殖场去察看一番。

  在叶凯峰的办公室,一进门就能看见挂在墙上的两台25英寸的电脑液晶显示屏。“我用它随时掌控养猪场里的情况,除了到现场了解基本情况,我平时就是这样坐在办公室里养猪的。”叶凯峰笑着介绍。

村民:“我们这个村只有几户人家养猪。”

2001年年初的一天,周武生接到万州区牌楼街道办事处通知,他所在的青龙村二组土地被征用,要搬迁到5公里外重新安家。

  山大沟深,寻找致富路子

  从2008年筹建养殖场到现在,叶凯峰生猪养殖场已有存栏猪7650头,年出栏无公害生猪2万余头。而两年多的摸爬滚打,他从一个对养猪一窍不通的毛头小伙子,变成了对养猪技术了如指掌的养猪专业户。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老百姓觉得养猪不划算而不愿意养猪了呢?

摆在周武生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放弃事业,搬迁后吃“低保”;要么重新创业。“在家什么都不干,等吃等喝,就好比等死一样,这不是我的性格。”周武生经过反复思考,决定把发展项目锁定在办养猪场上。

  朱家村位于321国道旁的一条山谷间。刚下过雨,国道边有唯一通往村里的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记者看到路两旁的山上生长着大片大片的毛竹、杉树,山谷有一条小溪向外流去。不到三里路,记者的车子行驶了10多分钟才到达。

  放下家族企业喜欢自己打拼

在长寿区,当地的农民习惯养猪,但数量都不多,一户养个三五头本地的猪,一头猪要养大半年才能出栏?近两年,由于养殖成本提高,农民养一头猪的利润只有一百元左右,几头猪养一年也就赚一千多元,受资金和场地的限制,又难以扩大养殖规模,养猪还不如出去打工赚钱多,所以很多老百姓放弃了养猪。然而就在老百姓放弃养猪的时候,却有一些人却开始进入养猪行业。

“养猪投入大,风险高,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血本无归不说,一家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妻子江书芳坚决不同意,要周武生吃“低保”,过清闲日子。

  听见猪圈外面有狗叫,一个中等个子的妇女从猪场旁一间小屋里走了出来,她就是伍运贤。或许是成天的劳作,让她看起来略有些疲惫。一见记者她就谈起关于养猪的事。最近因为价钱的回升,她卖了一些猪,现在存栏的不多。伍运贤一走进猪圈,一群白白胖胖的猪就围上来,朝着她嗷嗷嗷地叫上一通,吵着闹着要吃的。

  尽管如今养猪场已做得风生水起,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每天与猪打交道的慈溪小伙子,除了海归和猪倌,还有另一个身份——慈溪第一批做造纸产业、年产值上亿元的家族企业的继承人。

龙河镇的李晓宏原本是养鱼的,靠养鱼积累了一笔资金,想在新的行业进行投资,2005年,正是养猪行业最不赚钱得时候,但他却认为正是进入这个产业的好时机。

这对结婚15年的患难夫妻以前从未红过脸,但为此事江书芳与周武生争吵了三次,还动员亲朋好友上门劝说,要周武生放弃办养猪场的念头。

  出了猪圈,伍运贤指着不远处半山腰的一块凹地对记者说,我们村子就在那里。为了方便,伍运贤的20多间猪舍就建在山脚下,离村子有两里多路。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守在猪场里,晚上就住在猪舍旁的一间石棉瓦屋里,陪伴她的只有猪舍门口的那只大黄狗。记者看到,即便是在大白天,四周的山谷中除了昆虫鸣叫和白花花的阳光,基本见不到一个人,四周静悄悄的。

  “我不想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在叶凯峰看来,尽管身边的财富和资源唾手可得,但真正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还是要靠自己做出成绩。

李晓宏:“当时猪的行情并不好,最烂价,到整个中国猪的市场是最低谷的价格。”

“眼睛瞎了,心不能瞎。我有手有脚,过去我能养活自己和家人,为啥现在要像废人一样成为家人和国家的负担呢?”周武生坚定地说。

  宛田瑶族乡距离临桂县城有40公里路,而朱家村离乡里也有10多里。虽说位于321国道旁,可是由于村子位于山坳里,平时这里外面几乎没人来。山大沟深,交通不便,一个人只有七分地,再靠卖一些山上的毛竹、杉木度日,农民致富成了问题。在2009年下半年开始养猪前,伍运贤做过代课教师,种过辣椒、罗汉果,养过梨园鸡,但不是赔本就是赚不了钱,都没有持续下去。

  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叶凯峰认识了一位办了二十多年养猪场的朋友,他的一番介绍让叶凯峰看到了养猪行业的前景。说干就干,叶凯峰立即开始考察市场,并着手筹备起养殖场来。

记者:“你那时候进入不怕亏损吗?”

借钱办起养猪场2001年5月,周武生到石峰村租下4亩地。“他一个瞎子,成得了什么事,只是瞎折腾罢了。”听说一个瞎子要来办养猪场,村里不少人只等着看他失败的笑话。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但总觉得还是要找点事来做,不然吃饭都成了问题。于是,伍运贤买了10头猪开始饲养。当年出栏正逢年关,猪肉价格大涨,四五个月就稳赚了五六千块钱,把伍运贤给高兴坏了,觉得找到了致富的路子。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伍运贤的猪舍从几间扩大到现在的20多间。

  “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向大家证明,养猪也是能成规模的。”尽管遇到家人的反对,但叶凯峰还是顶着压力开始了自己的养猪事业。就这样,几个月后,叶凯峰创办了慈溪惠农生猪养殖场。

李晓宏:“它这个东西是物极必反,如果亏了过后它都会有个好价。”

周武生没有理会别人的说三道四。他到三牧集团请来了施工员,并按他的口授内容设计出了施工图。为了把猪场尽快建起来,他一天24小时不离开工地,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到工程完工时,周武生本来就只有1.6米的个子看起来更瘦小了。

  从书本里找到致富的秘密

  “我十分看好自己的事业。”如今,叶凯峰的努力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认可,“有了一些成绩,再经过多次沟通,现在我父母也开始支持我了,他们也觉得这个行业有前景”。

2005年三月,李晓宏拿出250多万元办起了养猪场,和一般的养殖户不同的是,他没有养殖当地的品种,而是以每头五千元的高价,去上海引进了20头新品种的猪。

当看到养猪场的四幢房子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拔地而起后,村民们服气了,但他们哪里知道,由于预算不足,工程进行到一半时,周武生的全部积蓄15万元已经用尽。那时,他吃不下睡不着,八方求援,好不容易才借到12万元继续施工。

  记者在伍运贤居住的猪舍旁小屋里发现了《猪病诊治疑难问答》、《母猪仔猪的饲养与管理》、《农村百事通》等一摞摞的书籍杂志,书皮皱皱的,显然是被翻过好多次才变成这样了。这里的老鼠多,你看书被咬成啥了?看到记者翻她的书发现有被老鼠咬的痕迹,伍运贤笑着说。

  只要肯吃苦一定能做出成绩

记者:“这个品种的猪是什么品种?”

“连买仔猪的2万块钱都是找街道办事处书记陈红军借的。”周武生说。

  伍运贤谈起了她与书的故事,道出了致富的秘密。

  除了养猪,叶凯峰还有更大的“野心”。再过两个月,他那颇具规模的立体化有机蔬菜栽培基地就要建成投入生产了。“养猪只是创业的第一步,我更大的目标是在有机蔬菜方面,因为国内搞这方面的人还不太多。”

李晓宏:“这是PIC。”

汗水浇出幸福生活“前胛空、腰身长、屁股圆”,这是周武生用手识别仔猪的标准。眼睛看不见,但他会用心去感受。每天,周武生都要到猪圈扫猪粪、喂猪食,用手把一头头猪从头摸到尾。日积月累,光凭手摸,他就知道哪头猪长膘了,哪头猪饿瘦了,有没有生病,该配喂多少饲料。

  2010年,尝到养猪致富甜头的伍运贤一下子买了20头猪。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起来打扫猪圈,给猪备料。忙活起来,她感到浑身都是劲。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伍运贤发现猪站不起来,而且浑身还长满了小疙搭。更重要的是猪不好好吃,这可急坏了她。去乡里请来的兽医说这是得了链球病,给猪打一针就花了40多块。可没过多久,猪又开始发烧、咳喘、感冒、拉肚子。一生病,猪就不好好吃,这样一茬接着一茬地折腾,让伍运贤真的有些受不了。尽管请兽医要花很多钱,但由于朱家村的交通不便,很多时候就算你去请,兽医也不一定都会来的。猪一直爱生病,怎么办?这可愁坏了伍运贤,多方求教后给出的结论是你的猪防疫不到位,要提前打预防针,打疫苗。不打就爱生病,猪的防疫很重要。可伍运贤不懂得这些。同时,作为猪场的防疫,也不可能全部由外面人来管,到底该怎么办?

  谈起自己的“富二代”身份,叶凯峰更愿意称自己是“创二代”。他说自己的确掌握了比别人多的财富和人际关系资源,但那些都是父母辛苦拼搏出来的成就。“我想用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叶凯峰说,自己办养殖场的费用都是自己从银行贷款的,父母只是提供了担保,连利息都要自己偿还。

记者:“这个猪的品种和其他品种的猪有什么区别?”

养猪最大的风险莫过于疫病。在建猪场之初,周武生从区兽医站买回了10多本养猪专业书籍,当时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一有空,就读给他听,遇到不认识的字还要现查字典,仅一个章节就得读到大半夜。虽然眼睛瞎了,但他凭借良好的记忆,掌握了书中的重点。

  伍运贤的丈夫是宛田中心小学的老师,他明白必须通过学习才能解决问题。他对伍运贤说:我们必须自己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看书自学,不懂的地方就向相关专家请教。

  “我也想用实际行动证明,无论是谁,只要肯吃苦肯努力,一定能做出成绩。”叶凯峰表示,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对“富二代”有误解,但并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是被娇生惯养的,“我有几个家境很好的同学也都是自己在创业,而且干得都还不错。”

李晓宏:“这个猪它主要的特点是瘦肉率高,它达到了65%以上,最高能达到71%。”

最辛苦的是给猪打防疫针。江书芳说,起初,针一扎进猪身,猪就满圈乱蹿,丈夫被迫跟着猪打转,无数次地摔倒,爬起,又摔倒,甚至有次摔断了腿。但养伤一个月后,丈夫又拄着拐杖给猪配食、打针……终于,丈夫练就了打针绝技:双腿夹骑于猪身,右手持猪耳,左手扎针,又快又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丈夫不论去哪里都会给她买回各种关于养猪的书籍,同时还订阅了《农村百事通》杂志。伍运贤白天照看猪场,晚上看书学习,常常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她自己当过老师,有中专文凭,对学习并不陌生,很多东西理解得很快。一直都看,你不看就不知道。慢慢地她摸索出一些门道来跟人一样,猪生病了,要先给猪量体温;在给猪喂食的时候,边给猪挠痒痒,边慢慢地在耳朵背后三指远的地方打针。如果不这么做,一百多斤的猪我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这段时间天气热,她给猪喂了鱼腥草,清热解毒。还学会了给猪人工授精,防疫。更重要的是,4年多来,猪什么时候该防疫,打什么针,崽猪怎么打,成年猪怎么办,她都总结出一套规律,仔细记在一个小本子上。经过持续的摸索,伍运贤养的猪防疫好,远近闻名,特别是小猪崽,买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知道伍运贤能给家畜看病。更重要的是,她懂得技术,卖出去的猪那里有问题,还保售后。如今,伍运贤有一个口头禅,只要是养殖方面碰到的问题,她就一个回答看书呀。

PIC猪,又叫洋五元猪,它不仅瘦肉率高,而且生长速度快,所以与本地品种的猪相比就节约了饲料成本。

如今,周武生成了养猪行家,不仅未让猪再生病,还学会了配制母猪、种猪、仔猪的各种饲料。去年,周武生的养猪场出栏肥猪450头,实现产值30多万元,预计今年出栏商品猪700头。周武生的养猪场还被万州区牧禾生物科技公司列为养猪示范基地。

  然而,在朱家村乃至宛田周围的乡镇,很多人都知道伍运贤的猪崽不容易得病、好养,但却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能养得这样好。伍运贤告诉记者:我看书,但从来都是在家里看的,从不带到外面去,不然村里人会笑话的,说是神经病。

李晓宏:“生长速度的话,它可以同批比较,它可以节约60斤至70斤饲料。”

凭着勤劳,短短几年时间,周武生一家不但还清了借款,而且还过上了幸福日子。“肯干,我不信还能饿死人”——周武生的口头禅,如今也被当地街道干部引用来动员其他移民创业。原村支书王子林说,讲周武生的故事,胜过做十遍思想工作。了解周武生的人都说,周武生的双眼虽然不见光明,可他的心中却很亮堂。

当时虽然生猪的价格很低,但这种猪一般四个月就可以出栏,养殖周期短节省了饲料,在养殖成本上有了优势,这样一头猪能纯赚三百元以上。再加上自己养殖母猪来繁殖仔猪养殖,也节省了不少钱。

记者:“现在这个仔猪怎样卖呀?”

李晓宏:“从出生到两个月,就是45到50斤阶段,单价为18元,每一个猪是750元到800元。”

现在李晓宏有这种母猪500多头,所产仔猪除了自己养殖之外,还可以向其他养殖户出售一些仔猪,而出售仔猪的利润也不少。

李晓宏:“现在一年的利润在200万,200多万,它一个猪的成本只要300元钱,小猪的话,我们就要卖到700元钱一个。”

由于猪场聘请了专业兽医人员,所以李小红的养猪场很少有疫情发生,与散户养猪相比,仔猪死亡率低也是自己降低养殖成本的一个主要原因。现在李小红的养猪厂每年可以出栏五千多头商品猪,每年的纯利润保持在四百万元左右。

家住葛兰镇的陈四明养了多年的猪,但一直都是养的都是本地品种的猪,一年最多出栏三百多头商品猪,看见李小红养的猪不仅生长速度快,而且还因瘦肉率高很好销售,2006年年初他找到李小红想买几头他的种猪。

陈四明:“品种好,现在是国内最好的猪种。”

记者:“其他的地方也有这个猪种吗?”

陈四明:“其它的地方有,但是在长寿没有,在长寿它是第一家。”

虽然是拿高价买种猪,当让陈四明没想到的是李小红却一口回绝了。

李晓宏:“我们不卖,因为拿了你们不好饲养,也不好管理,我要搞我们就联合起来我们给你指导。”

那么怎样合作才能让双方都有利可图呢?2006年五月双方达成了一个合作养猪的协议。

陈四明:“经过双方协商谈成过后,他出面给我全部技术提供,然后猪种由他提供。”

记者:“你得到的好处是什么?”

李晓宏:“我们得到比如手续管理费用。”

李小红负责给陈四明养的种猪和仔猪提供防疫治病及养殖技术方面的指导,而李晓红按每头猪收取十元的管理费,李晓宏向陈四明提供的种猪每头也能赚到一千多元,陈四明当时在就在李晓红的养猪场买了二十多头种猪回家来养,养了多年的猪,自繁的仔猪可以节省400元左右,。

陈四明:“防疫也是公司定期派技术员到这儿来给我指导防疫。”

记者:“多长时间来一次?”

养殖户:“基本上是一个月来个十几次。”

现在陈四明养PIC猪已经快两年了,与以前养本地猪只有一百来元的利润相比,现在陈四明养这种猪的利润有了大幅提高

记者:“现在一头猪能赚多少钱?”

陈四明:“一头猪大概是150元到200元,整个费用全除了。”

养猪有钱赚,多养多赚,2007年年初,陈四明决定扩大养殖规模,然而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陈四明:“我修猪场投了20到50万,其余饲料和种猪也花了四五十万。”

猪场好了,想再进种猪扩大规模,,但买了种猪没钱买饲料,而买了饲料又没前种猪,为难之际,陈四明再次找李晓红帮忙,由于陈四明扩大养殖规模后自己也可以多收取管理费,所以李晓红决定先把种猪赊销给陈四明。

陈四明:“我们种猪由公司全部给我们拉来,到时候仔猪卖了,商品猪卖了过后,利润里还给他们。”

与李晓红合作养了两年多的猪,现在陈四明每年可以出栏肥猪两千多头,自己也成了当地的养猪大户。以相同的合作关系,李晓红如今已发展了十七家养殖大户,这些大户每年出栏商品猪都在两千头左右。

长寿畜牧局局长张剑:“这个规模化上和标准化这个以后,对我们整个养殖户是非常好。它充分体现了它的资金优势,技术优势,市场优势。”

大户养猪的市场优势在周兴成这个养猪场表现得尤为明显,这个原来搞建筑的老板2006年投资三百多万元建起了养猪场,由于大养猪场都是喂养的洋五元猪,所以猪一长肥就有肉联厂的人来上门收购。

周兴成:“这个猪好卖,它属于瘦肉型猪,这个一公斤的话就要比散养户要多1元钱左右。”

肉联厂虽然收购养猪场的生猪要比一般散户养的本地品种的猪一公斤要贵一元多钱,但是在朱云榆经营的这个肉联厂看来还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养猪场不仅能满足自己大量的生猪需求,而且养猪场养的洋五元猪瘦肉率高,自己加工也很划算。

朱云榆:“肥肉现在我们大概就是10元钱一公斤,我们的瘦肉现在可以卖到23元一公斤,它的价差有13元一公斤,给我们带来的效益要大得多。”

现在长寿区大的养猪场一般都和肉联厂签订了销售合同,即使养殖量大也不存在销售困难,所以在当地一些有资金实力的人现在都看准了养猪这个行业。

周兴成:“有搞建筑行业的,有在外面做生意的,因为这几年猪的行情比较好,销售也比较好,所以大家都愿意回来搞养殖了。”

在长寿,一年能出栏一千头商品猪的养殖户已经有一百多家,占当地生猪出栏量的百分之七十左右,养猪业在当地已成了很多有钱人的一种生财之道,现在长寿生猪养殖规模已经达到了七十多万头,是我国一百个生猪外调大县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