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罗田农夫林下养鸡走上致富之路

如今王文花走在山路上,看着绿树成荫,还时常会想起多年前在漫天风沙里,她挨个动员村民植树时流下的眼泪。

冬日的清早,地里的霜还没化开,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梅岐乡梅岐村的党支部书记陈思铨就带着农户,钻入了50亩的山林中。他们仔细打理着捆绑在树干上的一圈圈稻草绳。这时候,一抹难得的阳光透过树林,趁着光亮细看,能看到绳间一株株长有细小叶片的植物正“顽皮”地向外生长,绿意盎然。

3月11日,初春的天气还有些乍暖还寒,宜宾翠屏区林业局副局长颜飞一早又来到翠屏区金坪镇青桥村青罗社,他要来看看在樟树林下的羊肚菌生长得怎样了。

3月11日,初春的天气还有些乍暖还寒,宜宾翠屏区林业局副局长颜飞一早又来到翠屏区金坪镇青桥村青罗社,他要来看看在樟树林下的羊肚菌生长得怎样了。
沿着乡间小路走向丘陵的深处,在一片有碗口粗的樟树林下,细致地系了一圈遮阳网,像一床床宽大的黑色蚊帐,将几块突出的田埂围在中央,幽静却又神秘。颜飞要来探望的“宝贝”就在这里。
“羊肚菌是一种野生珍贵菌,这个菌种是珍稀的食用药材两用真菌,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说起羊肚菌,颜飞可是赞不绝口。但这么珍稀的菌种如何出现在金坪镇,这还得说起曾久香。
曾久香是香妹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2009年之前,在云南昆明做鲜花生意的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认识了羊肚菌,就一心琢磨着要把羊肚菌带回家来。
曾久香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回宜宾后,她在一小块地上搭建起大棚试种羊肚菌,虽然成功了,但她并不满意。“我算过一笔账,如果在大棚里培育羊肚菌的话,一亩至少要5000元—8000元的成本,而如果就在林下培育,这个成本就会骤降到3000元。”曾久香想,何不尝试下模拟羊肚菌最原始的生长环境,在林下培育、种植呢?于是,曾久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颜飞。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颜飞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在此之前,翠屏区还没有林下种植羊肚菌成功的例子,“但她有这样的决心,不论成功与否,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支持她!”颜飞说。
2012年,尝试林下种植羊肚菌的曾久香在出菌时没有掌握好温度和消毒,冒出的羊肚菌出现了霉菌感染,菌朵上全是白斑,“我一看菌子心就沉下去了,这是感染了最致命的白灰病,这个病的结果就是我的菌子最后全部要死掉,而且土壤都要被感染。”曾久香说,那次是她尝试林下种植羊肚菌以来遇到的最大困难。从此之后,曾久香对她的羊肚菌更认真、更仔细了,她已经记不清每天要去几次地里,也不记得要出菌时熬了几天夜了,但她记得,今年正月初五那天,她的管理人员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她,“菌子已经出来了。”
“怎么可能?”这是曾久香的第一反应,“按时间来说,采摘时间应该在3月上旬啊,怎么会提前了10多天。”从办公室到那块地的路上,曾久香说不清楚是紧张还是喜悦,平时只要几分钟就走到的路程,那天也显得格外远。
“当我走到林地边,拉开‘门帘’看见破土而出的菌子时,我反而安静了下来,像往常一样,我轻轻地盖上‘门帘’,若无其事地走回办公室。”曾久香现在还能想起那天的情景,像是怕打扰了这些“新生儿”一样,走了好一段路后,曾久香才拿出手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拨打电话告知朋友这一喜讯,“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激动吗?我一口气打了18个报喜电话!”
颜飞当然也接到了曾久香的电话,对他而言,高兴的不止是林下羊肚菌的培育成功,更重要的是,这标志着翠屏区攻克了林下羊肚菌的种植技术,如今可以大规模地推广这一投资少、见效快的林下项目了。
接下来,曾久香打算将这一技术先在周围推广开,因为对当地村民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可小觑的收入。“羊肚菌从下种到采摘一共四个月,一亩地亩产400斤,保守估计每亩地的收入3—5万元。”

大片板栗林里,到处可见成群的土鸡在山上觅食、嬉戏奔跑…近日,省林业采访团走进湖北罗田县凤山镇严鱼村就看到这幅场景。

树海无声,但从无到有、从生到死、从退化到改造,它见证了人与自然的变化与发展。

“这就是有机仿生种植的铁皮石斛了,山区温度低,我们要除冰霜、剪枝叶,让它们多晒晒太阳。”陈思铨说,光这片林子,村里就有16户村民以山林入股,待进入采摘期后,村民平均能拿到3万元以上的分红。

沿着乡间小路走向丘陵的深处,在一片有碗口粗的樟树林下,细致地系了一圈遮阳网,像一床床宽大的黑色蚊帐,将几块突出的田埂围在中央,幽静却又神秘。颜飞要来探望的“宝贝”就在这里。

“以前在外面打工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还受管束不自由,现在自己种板栗养鸡一年收入可达20多万元。”村民王杰说,他现在经营有70多亩板栗林,其中和17亩用来养鸡。今年以来,王杰已经成功销售出去2000多支土鸡,利润达10万元。

王文花家住河北张家口市沽源县榛子沟村。张家口坝上地区地处蒙古高原南缘,是北京的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地。新中国成立初期,张家口坝上地区只有散生木,森林覆盖率几乎为零。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张家口市开始大规模建设农田林网,1978年开始实施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和退耕还林等生态工程。最初和她一起植树的都是女人,因为家里的男人几乎都要种地。渐渐地,人们看到了植树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她们的行列。

在景宁县域地图上,梅岐乡属于偏远乡镇。长期以来,大部分青壮年外出务工,留守群众以发展传统种养业维持生计。“守着大好绿水青山,一年只挣几千元。这个现象,我要彻底改变它!”多年在外打拼的党员陈思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羊肚菌是一种野生珍贵菌,这个菌种是珍稀的食用药材两用真菌,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说起羊肚菌,颜飞可是赞不绝口。但这么珍稀的菌种如何出现在金坪镇,这还得说起曾久香。

据悉,王杰从08年开始在这片板栗园养鸡,“这里环境好,沙地上鸡可以翻地吃虫,养鸡的话可节约成本。”他介绍,鸡吃虫可以对板栗进行天然的杀虫,同时也增加了板栗的产量。

榛子沟村折射了整个张家口的变化。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人工林从无到有。如今,张家口的森林面积达到463.1万亩,森林覆盖率22.4%。站在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下面绿油油的成片的树林,整齐地把农田分割开。

2014年,陈思铨放弃了杭州等地的生意,与几位外出创业的乡贤一起回到家乡,种起了铁皮石斛,建立起“梅溪家庭农场”。几年间,他们流转土地800多亩,投入资金1500余万元,成功培育了高标准钢架结构大棚铁皮石斛25亩,发展林下活树附生原生态铁皮石斛50亩。

曾久香是香妹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2009年之前,在云南昆明做鲜花生意的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认识了羊肚菌,就一心琢磨着要把羊肚菌带回家来。

目前,王杰的这种林业养鸡模式已形成产销一体的产业链,一只母鸡可产蛋210到230个,每个以0.8到1元的价格出售,这些土鸡以每斤15元的价格销售往上海、广州、浙江等地,一只母鸡的纯利润在50元左右,预计年底还将再卖出5000只左右。

然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上世纪种下的杨树陆续开始死亡。“树木和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林业部门资料显示,我国北部杨树树龄30年以上即进入过熟期。杨树防护林退化衰死最主要是生理周期到了。”康保县林业局长杨帆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给我们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路子错不了。”党的十九大召开后,陈思铨特别振奋,结合村子实际情况和村民们的意愿,准备将铁皮石斛林下经济再扩大50亩,让更多农户入股发展。

曾久香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回宜宾后,她在一小块地上搭建起大棚试种羊肚菌,虽然成功了,但她并不满意。“我算过一笔账,如果在大棚里培育羊肚菌的话,一亩至少要5000元—8000元的成本,而如果就在林下培育,这个成本就会骤降到3000元。”曾久香想,何不尝试下模拟羊肚菌最原始的生长环境,在林下培育、种植呢?于是,曾久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颜飞。

2014年,张家口开始退化林改造工程,准备利用三年时间对退化的杨树林进行改造。截至目前,全市已经改造了96.57万亩,其中很多杨树被替换成了樟子松。

农场以“泥里淘金”的方式,不仅为传统农业转型注入活力,也让村里的农民在家门口成为产业工人。通过聘请低收入农户到基地干活,该农场已累计支付农民工资400多万元,全乡120多名低收入群众增收。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颜飞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在此之前,翠屏区还没有林下种植羊肚菌成功的例子,“但她有这样的决心,不论成功与否,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支持她!”颜飞说。

受益于之前的种树造林,当地百姓参与退化林改造的积极性很高。

乡村振兴,不仅要让村民的钱袋子鼓起来,还要把幸福感也装进来。2017年12月,在陈思铨的带动下,弟弟陈思钱主动投身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建设,义务出资帮助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提升改造,还揽下20年运营费用,让全村65岁以上老人免费就餐。

2012年,尝试林下种植羊肚菌的曾久香在出菌时没有掌握好温度和消毒,冒出的羊肚菌出现了霉菌感染,菌朵上全是白斑,“我一看菌子心就沉下去了,这是感染了最致命的白灰病,这个病的结果就是我的菌子最后全部要死掉,而且土壤都要被感染。”曾久香说,那次是她尝试林下种植羊肚菌以来遇到的最大困难。从此之后,曾久香对她的羊肚菌更认真、更仔细了,她已经记不清每天要去几次地里,也不记得要出菌时熬了几天夜了,但她记得,今年正月初五那天,她的管理人员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她,“菌子已经出来了。”

生态林本身没有太多经济价值。为了提高村民的生活水平,坝上地区鼓励人们发展林下经济。

在“陈思铨们”的带动努力下,一个美丽梅岐,跃然眼前。

“怎么可能?”这是曾久香的第一反应,“按时间来说,采摘时间应该在3月上旬啊,怎么会提前了10多天。”从办公室到那块地的路上,曾久香说不清楚是紧张还是喜悦,平时只要几分钟就走到的路程,那天也显得格外远。

在康保县,46岁的段贵斌承包了4000亩地,其中包括2000亩林子和2000亩荒地。林地种蘑菇,荒地种玫瑰,他雇用当地的贫困户在地里打工,一天80元。段贵斌希望等退化林改造的小树长大以后可以发展旅游。他说,现在那里正在修路。

“当我走到林地边,拉开‘门帘’看见破土而出的菌子时,我反而安静了下来,像往常一样,我轻轻地盖上‘门帘’,若无其事地走回办公室。”曾久香现在还能想起那天的情景,像是怕打扰了这些“新生儿”一样,走了好一段路后,曾久香才拿出手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拨打电话告知朋友这一喜讯,“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激动吗?我一口气打了18个报喜电话!”

这也是王文花的愿望。她以前有三个心愿:村里修上路,坡上栽上树,家家通上自来水。第一个和第三个心愿已经实现了,第二个也基本实现了。村里启动生态移民后空出来一些地,她希望继续把那些地也种上树。

颜飞当然也接到了曾久香的电话,对他而言,高兴的不止是林下羊肚菌的培育成功,更重要的是,这标志着翠屏区攻克了林下羊肚菌的种植技术,如今可以大规模地推广这一投资少、见效快的林下项目了。

接下来,曾久香打算将这一技术先在周围推广开,因为对当地村民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可小觑的收入。“羊肚菌从下种到采摘一共四个月,一亩地亩产400斤,保守估计每亩地的收入3—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