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在H5N6禽流感病毒研究中取得突破

12月12日,记者从江西省科技厅获悉,南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陈海婴及其研究团队在新型H10N8禽流感病毒的研究中取得重大进展,研究成果分别在《…

本报讯
去年春季开始的H7N9禽流感,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现在,杭州的菜场已经买不到活鸡了。现在有一个关于防治H7N9禽流感病毒的好消息:国内科学家在研究H7N9禽流感病毒方面再次获得重要突破。浙大一院李兰娟院士等专家组成的科研团队发现,人体中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与H7N9禽流感患者疾病的严重程度很有关系。水平越高,H7N9禽流感患者病情越严重,而且病死率明显增加。5月6日,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通讯》在全球率先公布这一科研成果。科研成果,是由浙大一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感染性疾病诊治协同创新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联合完成。论文通讯作者——浙大一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感染性疾病诊治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李兰娟院士说,课题组收集了47例H7N9禽流确诊患者的血浆,40例来自杭州本中心,其中8例死亡,其余均陆续好转出院,另外6例来自南京,1例来自上海。在之前相关研究的基础上,专家们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检测血浆中的各项生化指标,进行了大量统计学分析,发现了这一结果。李兰娟院士昨天解释了这一研究成果:“人体中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与H7N9禽流感患者病情密切相关,在发病后第二周表现尤为明显。住院超过28天的H7N9禽流感患者(重症患者)和因H7N9而死亡的患者,在第二周,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比较高;而28天内出院的H7N9禽流感患者(相对较轻的患者),在第二周,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显著低于第一周。“人体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作为判断H7N9禽流感重症化的生物标志物,准确性比其他临床常用指标要高。现在医生可以通过检测H7N9禽流感患者的血浆血管紧张素II水平,更准确地了解患者病情,判断疾病发展趋势,为临床诊断提供依据。这一发现在全球是首次。“而在此之前,因为临床上没有预测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严重程度及预后的生物标志物,医生们很难通过检测人体中的一些指标,了解H7N9病情严重程度。有些患者最终多器官衰竭,出现不好的结果。”继续努力防治病毒昨天,这一科研成果吸引了包括央视在内众多媒体关注。《自然·通讯》执行主编也到现场。《自然·通讯》与浙大联合举办新闻发布会,公布这一研究成果。在此之前,李兰娟院士领衔的科研团队在抗击H7N9禽流感工作中做了很多贡献,如首次证明了活禽市场是人类感染H7N9禽流感的主要源头,并提出避免发生禽传人的最有效策略是阻止活禽市场交易;发现了H7N9禽流感病毒中的基因发生变异,使病毒可突破物种障碍,从禽类传播给人;首次成功自主研发H7N9禽流感病毒疫苗株;在临床治疗方面,团队探索出一套有效的救治办法。李兰娟院士说,她和她的团队还将继续密切关注H7N9等禽流感病毒,继续研究H7N9等禽流感病毒发病机制,治疗办法、抗病毒药物耐药的研究及疫苗等。(2014-05-07)

浙江大学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联合研究团队的最新研究发现,血浆中的一种蛋白质——血管紧张素II与禽流感患者疾病的严重程度和病死率高度相关,从而可以作为禽…

从中国科学院流感研究与预警中心获悉,在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的带领下,科学家们在H5N6禽流感病毒起源和进化机制研究取得突破。

12月12日,记者从江西省科技厅获悉,南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陈海婴及其研究团队在新型H10N8禽流感病毒的研究中取得重大进展,研究成果分别在《柳叶刀》杂志、《Nature》等多家国际知名期刊发表,累计影响因子达52.87,累计他引次数达61次,研究成果引起业内专家广泛关注。

浙江大学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联合研究团队的最新研究发现,血浆中的一种蛋白质——血管紧张素II与禽流感患者疾病的严重程度和病死率高度相关,从而可以作为禽流感重症化的生物标志物。相关成果发表在5月6日出版的《自然·通讯》杂志上。

甲型流感病毒是依据病毒表面的血细胞凝集素和神经氨酸酶来命名,其中H有16个亚型,N有9个亚型。2014年,首次报道人感染H5N6。

今年,该研究团队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江西省重大科技创新专项的支持下,对该新型H10N8禽流感病毒进行了一系列的深入研究。研究成果对H10N8病毒的流行、变异、预警提供了科学的理论依据。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感染性基本诊治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李兰娟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蒋澄宇教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福院士和他们的研究团队发现,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血浆中血管紧张素II的水平高于健康人或猪流感患者。并且,血管紧张素II的指标越高,患者的病毒载量也越高、疾病进展越快、死亡率也越高。同时,基于血管紧张素II预测病死率,其效果和其他常见临床参数相比更好。

一批来自科研机构、高校及医院的科学家们密切合作,自2014年开始,对中国16个省份和地区39个市县的禽流感病毒流行状况进行持续监测。结果表明,中国北方地区以H9N2为主,长三角地区、华中地区及华南地区存在一定比例的H7N9。而在长三角地区以南,H5N6逐渐成为优势流行毒株。

据介绍,课题组共收集了来自杭州、上海和南京等地的47例H7N9禽流感确诊患者的血浆,检测其中的血管紧张素II和病毒载量,并结合患者的临床信息,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研究发现,死亡患者的血管紧张素II水平持续上升。“这一特征在发病后第二周表现尤为明显。”李兰娟说,“对于重症患者,这一指标会越来越高。而轻症患者的指标在第二周就会下降。”进一步研究还发现,与血液中的氧合水平等指标相比,血管紧张素II的预测准确度更高,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87.5%和68%。

来自中科院流感研究与预警中心的毕玉海博士说,H5和N6基因的组合模式表现出进化谱系特异性,其内部基因在病毒的流行和传播中,不断与低致病力禽流感病毒重配,至少形成34种基因型并自然筛选出4种优势基因型,“目前感染人的病毒分别属于这4种基因型”。

此次研究首次揭示了单个蛋白与H7N9感染的严重程度之间的关系,从而可以预测疾病的严重程度、发展过程和结局。这将为未来可能爆发的禽流感提供新的管理途径。此前,临床上一直缺乏这样的生物标志物。

科学家们通过病毒与宿主相关性分析发现,鸭群在H5N6的产生和传播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人通过直接接触带毒禽类或污染物而感染,尚未出现人传人。

研究团队还发现,被H5N1禽流感病毒感染的小鼠在血管紧张素II水平增加的同时,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则减少。而ACE2会让血管紧张素II失活。如果给小鼠注射人类ACE2,就可改善被H5N1病毒感染的小鼠的疾病症状,降低血管紧张素II水平。研究团队相信,ACE2可能对治疗禽流感有潜在功效。

但毕玉海说,H5N6已经在猪、猫、野鸟中被分离发现,“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必须开展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阻止病毒在家禽中的传播范围继续扩大,从而降低对人的感染几率”。

《自然·通讯》执行主编印格致说,中国研究者近年来在国际上发表的科研成果数量大幅增加,水平也显着提升。一个重大的变化是,中国科研工作者不再一味追逐西方的科研方向,而开始更多地研究与自身相关的独特的问题。本次发表的研究成果就是一个优秀的例子,它针对的问题与中国和亚洲人民密切相关。截至今年4月末,中国的H7N9禽流感患者达421例,病死率超过30%。

印格致认为,在政府的大力资助下,中国近年来在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研究领域都取得了令人欣喜的快速发展。这次发表的研究成果是科研院所合作攻关取得的。“随着世界一流研究设施的不断建立和科研人员的成长,以及每天从中国的医院中收集的大量、高质量的临床数据,像这样的科学发现只是一个开始。”印格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