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迪斯拉发大器晚成屋家中介疑卷走现款跑路 涉案金额已超百万元

广东省阳西县七八十户养猪户,明明卖猪收入数百万元,到头来却不见分文。去催款吧,却发现“猪中介”全家集体玩失踪,就连平时居住的房屋也另售他人。“…

虚报户数骗“救命钱”

近日,不少市民向本报反映称,南山一名为梦想家园房屋银行的租房中介公司突然消失,造成多名业主和租客经济损失。据了解,目前警方已就此案展开调查。

广东省阳西县七八十户养猪户,明明卖猪收入数百万元,到头来却不见分文。去催款吧,却发现“猪中介”全家集体玩失踪,就连平时居住的房屋也另售他人。“辛辛苦苦七八个月的劳动成果,眼看着要‘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可怎么办?”日前,阳西织农场的养猪户吴先生致电本报“民生热线”报料,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帮忙追回卖猪钱。

2016年至2017年,四川省喜德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原股长程某伙同民政局驾驶员郑某,通过虚构农牧民户数的方式,先后6次骗取高海拔地区农牧民特困生活救助资金209万余元。2018年5月,程某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郑某被解聘,二人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违纪资金已被追缴。

当事人之一的郭女士告诉记者,她两年前通过梦想家园房屋银行在南山区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并每月按时缴纳房租。但最近该房业主突然找上门来,称其已有好几个月未收到房租了。谭先生称,类似梦想家园这种以房屋银行形式存在的租房中介与普通中介仅收取佣金不同,其类似于二房东的属性。也就是说,谭先生将房屋租给该中介,他们再转租给租客。租客的房租缴纳到中介手里,再由其转交房东。

奇!

程某伙同郑某利用职权骗取高海拔地区农牧民特困生活救助资金的行为,侵害的是贫困群众的切身利益乃至“救命钱”,啃噬的是群众获得感,严重影响扶贫政策和项目资金的精准到位,损害党和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要打赢脱贫攻坚战,就必须坚决拍掉程某、郑某这样的“苍蝇”。

记者随后来到该公司位于南山区桃园路的南景苑大厦30楼的办公地点,发现办公室已人去屋空。

大肆购买生猪高买低卖“猪中介”有何高招竟让阳西织、儒洞等乡镇的七八十户养猪户心甘情愿地将猪“暂借”给他?据了解,“猪中介”原名刘兆平,今年50多岁,已在阳西周边乡镇从事生猪买卖10多年。“认识10多年,感觉他为人豪爽,比较重承诺、讲义气,张口借钱后也能及时归还。”与之相交甚久的关先生如此评价刘兆平。

白禾 毕传国

无奈,郭女士和谭先生向南山警方报案。记者从警方了解到,此案的投诉人目前已达92人,都是相关业主和租客。据了解,租客的损失主要为交给该公司的两个月押金,而业主的损失则是从二月份起到现在的房屋租金。从目前统计来看,涉案金额已超过百万元。
(请王先生领取报料奖50元)

11月17日卖给刘兆平11头大猪的儒洞镇田头村的养猪户陈先生说:“跟刘兆平做生意已有5个年头,买卖流程也都一样。他先过秤将猪拉走,卖掉后再还款。以前每次卖猪给他,他都能在半月之内及时还款,所以比较相信他。但万万没想到,这次17600元的卖猪钱一分未还不说,他竟然还携款跑路了。”

“细细想来,刘兆平打算跑路并不是没有一点迹象。”关先生说,11月份,刘兆平就大肆买进生猪,其他人买进生猪的价格是每斤6.9元或7元,但刘兆平却不顾成本地将每斤的价格提高了0.2元,达到每斤7.1元或7.2元。高价买进的同时还不忘低价卖出。据了解,前段时间其他人向外批发生猪的价格为每斤7元,但刘兆平硬是把价格降到每斤6.5元。如此一来,刘兆平的生猪买卖生意看起来异常红火。

在刘兆平跑路前半个月,一直在织第一市场卖猪肉的刘兆平老婆却离奇失踪了。“卖了20年猪肉,怎么就突然不干了?”对此,刘兆平向关先生解释道:“她的脚扭伤了,要歇半个月。”而这一歇不要紧,竟然就踪影全无。

苦!

人去楼空债主追讨无门据记者了解,被骗的七八十户养猪户大多都是在11月份将生猪卖给刘兆平的。刘兆平当时也承诺,会尽快将卖猪钱还上。“根据以往经验,刘兆平会在10天之内将卖猪钱打进养猪户的银行卡,时间最长也不会超过半个月。”养猪户吴先生说。但这次10天过去了,刘兆平依然未还款,12月3日打电话时,刘兆平还说马上就打钱,但在4日再联系的时候,他的电话已无法接通。

见状,养猪户们私下里传来传去,顿时心里就没了底,于是结伴前往刘兆平家中催款。当养猪户们来到刘兆平居住的地方,却发现大铁门已上了锁,这门一锁就没有再开打过。

根据养猪户提供的线索,记者昨日来到阳西县平乐四街二巷20号刘兆平的家。只见大门、窗户紧闭,门口右边还张贴着一张红色的“启示”,上面写着:“本幢楼房已卖他人,请勿扰。”日期标注为2014年12月。“平时会看到刘兆平家有人出入,尤其是他的儿子,但最近几天并未看到有人进出。至于刘兆平是否将房屋转卖他人以及‘启示’由何人张贴,均不清楚。”刘兆平的邻居说。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刘兆平的手机号码“13827613315”,但只能听到手机的语音信息:“您拨打的客户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

有养猪户称,本月初卖猪给刘兆平时,看到他的妹夫陈德在阳西县肉联厂帮他将生猪赶入栏,并将生猪卖给零售商。随后,记者又在养猪户的带领下来到阳西县奋兴路陈德的猪肉档口了解相关情况。陈德告诉记者,他售卖猪肉已有10多年了,一直都是从刘兆平处购买宰杀后的猪肉销售,通常一天拿一头猪的猪肉。前几天,刘兆平说他身体不舒服,才叫他到县肉联厂帮忙批发生猪的。这两天,他也联系不上刘兆平一家。

惨!

数十养猪户失猪再欠债来自溪头镇的养猪户胡先生是第一次将生猪卖给刘兆平,没料到,第一次跟他做生意就被骗了。胡先生告诉记者,他是在10月3日和4日分两次卖了27头生猪给刘兆平,合计约47713.5元。“当时,我看到邻近的养猪户都把猪卖给了刘兆平,并听说刘兆平跟当地肉联厂相关人员比较熟络,于是也把生猪卖给了他。”胡先生说,当时刘兆平承诺10天内将卖猪钱打给他。

但等约定的日期一到,刘兆平却说没钱,让胡先生再等一等。然而让胡先生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是两个月。在此期间,胡先生曾先后多次致电刘兆平,希望尽快拿到卖猪钱还饲料钱,但刘兆平均以各种借口拖延。到了本月4日,胡先生再次致电刘兆平索要卖猪钱时,竟发现刘兆平的电话已无法打通。“多次都说马上打钱给我,结果人却‘人间蒸发’了。”胡先生气愤地说,卖猪钱极有可能打水漂,这下怎么能还上欠别人的饲料钱?

经深入了解发现,被骗的不止七八十户养猪户,就连平时跟刘兆平有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也一样损失惨重。王先生作为一名连接养猪户与生猪批发商刘兆平之间的中间人,与其相识差不多已有10年。鉴于良好的合作关系,王先生分别于11月26日、30日、31日和12月2日转卖给刘兆平60多头生猪,按每斤6.8元计算,总计11万多元。“以往每次卖生猪给刘兆平,他都会在五六天后,通过现金或转账的方式把钱给我。”王先生说,12月3日早上7时,刘兆平致电他称,要去高州检查身体,可能要晚上才能转钱给他。几分钟过后,王先生想提醒刘兆平尽量早一点转钱给他,便回拨了刘兆平的电话,却发现刘兆平的手机已关机。

“今年二三月份,刘兆平声称资金难以周转向他借钱,我分3次借了16万元给他,并向刘、冯姓的两名朋友担保又借给刘兆平15万元。”王先生愁眉不解地说,现在刘兆平跑路了,他自己借出的钱没人还不说,为人担保的钱又该怎么办?

囧!

“猪中介”并非肉联厂员工“刘兆平之所以如此轻易地骗取养猪户的钱财,不仅仅是他重承诺、讲义气的良好口碑,还和他是阳西肉联厂‘经理’的身份有很大关系。养猪户中不少人就是因为他是肉联厂‘经理’,才把大量生猪赊给他。”一名养猪户对记者透露。

然而,养猪户的说辞是否是实情呢?11日上午11时,在养猪户的带领下,记者前往阳西肉联厂了解相关情况。阳西肉联厂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刘兆平既不是该厂的经理,也不是该厂的员工。“他只是将从养猪户手中买来的生猪,再在肉联厂内转卖出去,中间赚取差价。估计因为这样,以致很多养猪户将他视作肉联厂的‘经理’。”该负责人说。

至于养猪户所问的:“既然刘兆平不是肉联厂的经理和员工,他又如何能在肉联厂内毫不费力地交易呢?”对此,该负责人选择沉默,只说刘兆平的所作所为与阳西肉联厂无关。

事情发生到现在,要钱无门的养猪户只能选择报警,据养猪户说,4、5日两天共59户被骗养猪户到派出所报警,涉及金额达300多万元。记者也从阳西县织镇派出所证实,确实有几十户养猪户前来派出所报警求助,现在案情正在了解当中。至于养猪户们何时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事关各方谁也无法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