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都市发展年度论坛商量高水平城市和市镇化

图片 1

8月27日,全国部分省新型城镇化与城市型政区设置调研座谈会在银川召开,来自广东、福建、四川、重庆等14个省民政部门分管负责人参会并进行研讨交流,共同探讨新型城镇化发展、完善城镇体系的途径与方法。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出席会议并讲话。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李锐出席会议并致辞。

8月27日,全国部分省(区、市)新型城镇化与城市型政区设置调研座谈会在银川召开,来自广东、福建、四川、重庆等14个省(区、市)民政部门分管负责人参会并进行研讨交流,共同探讨新型城镇化发展、完善城镇体系的途径与方法。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出席会议并讲话。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李锐出席会议并致辞。

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闭幕,专家探讨城镇化改革与发展问题

导语: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19日主办的“经济每月谈”,就“新型城镇化”的话题,原浙江省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吉林省四平市市长石国祥,河南省新乡市副市长刘森从东西部发展差异的角度展开争论。

2017城市发展年度论坛探讨高质量城镇化

宫蒲光强调,要落实中央关于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的战略部署,优化城市型政区设置。他在讲话中客观分析了当前我国城市型政区设置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指明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努力方向,强调要按照十八大报告提出“优化行政层次和行政区划设置”的要求,审慎稳妥推进城市型政区调整,促进各类城市均衡发展。

宫蒲光强调,要落实中央关于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的战略部署,优化城市型政区设置。他在讲话中客观分析了当前我国城市型政区设置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指明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努力方向,强调要按照十八大报告提出“优化行政层次和行政区划设置”的要求,审慎稳妥推进城市型政区调整,促进各类城市均衡发展。

经过多年快速发展,我国城镇化进程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日前举行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传递出一系列重要信息。在前晚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中国城镇化圆桌会议”上,与会专家就中国城镇化道路如何发挥机遇、如何理性面对一系列隐患问题作了深入探讨。

中广网北京3月19日消息据经济之声报道,今年两会上热议的城镇化并没有因为会议结束而冷却,在19日的论坛上,作为基层城镇化的操刀人,三位城市管理者的观点格外引人关注。河南省新乡市副市长刘森认为,城镇化应该考虑各地的发展差异,不能一刀切。

图片 1

李锐说,近年来宁夏着眼于经济社会发展布局和统筹城乡发展,积极探索新型城镇化与城市型政区设置,打造宁夏新的经济增长极,为推动宁夏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这次会议为我们向兄弟省市学习交流搭建了良好平台,希望大家积极为宁夏城镇化建设和城市型政区设置布局建言献策,为宁夏经济社会发展牵线搭桥、共谋发展。

李锐说,近年来宁夏着眼于经济社会发展布局和统筹城乡发展,积极探索新型城镇化与城市型政区设置,打造宁夏新的经济增长极,为推动宁夏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这次会议为我们向兄弟省市学习交流搭建了良好平台,希望大家积极为宁夏城镇化建设和城市型政区设置布局建言献策,为宁夏经济社会发展牵线搭桥、共谋发展。

专家认为,新型城镇化改革与发展成为当前中国经济实现新增长、稳定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步骤。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关键在于规划,还要解决可持续资金问题,这就需要中央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支持,更加发挥民间资金的作用。此外,多途径城镇化指导下现代服务业建设也是今后城镇化的重要方向。

刘森:基层在想什么,探索什么,需求什么,可能我们一些书面上的东西过多了,现在推动城镇化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中国发展很不平衡不可能千篇一面,东部地区很发达,刚刚王书记就来自东部地区,我曾经去考察过,这个不平衡非常大。

2月1日,2017城市发展年度论坛在北京举行,与会嘉宾围绕“高质量城镇化:更好发挥中心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展开讨论。

当天,与会领导、专家调研了宁夏老年人服务中心和宁夏儿童福利院,李锐陪同调研。

当天,与会领导、专家调研了宁夏老年人服务中心和宁夏儿童福利院,李锐陪同调研。(记者
尚陵彬)

城镇化最重要的是规划

刘市长口中的王书记,指的是论坛的另一位嘉宾—原杭州市市委书记王国平。王国平把城镇化发展模式分为四种,一是以小城镇为重点,二是以中等城市为重点,三是以大城市为主导,四是以城市群为主导。但他认为,中国的城市化之路必须也只有选择以城市群为主导的发展模式。

十九大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推动高质量发展”正是新时代解决新矛盾的必然要求。对于城镇化工作而言,高质量的发展离不开中心城市对区域的带动引领作用,更需要智慧、健康等一系列理念与技术的支撑。

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央召开的第一次城镇化工作会议,会议提出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提高城镇建设用地利用效率、建立多元可持续的资金保障机制、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提高城镇建设水平和加强对城镇化的管理等六项主要任务。

王国平:城市群是产业和人口在空间集聚与扩散运动的必然结果。从各国城市化的模式看,当城市化进入一定阶段后,城市群已逐渐成为城市化进程中的主体形态。在市场机制作用下,必然在更大范围内,逐步形成以特大城市为龙头,中小城市和小城镇集群协调分布,城市建保留一定的农田、林地、水面等空间,并通过高效便捷的交通走廊相连接的城市群。

本届论坛由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城市中国计划、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云河都市研究院四家城镇化领域智库和研究机构联合主办,来自国内外机构的城镇化专家和领军人物共同探讨中心城市如何能引领中国城市发展及相关战略措施等热门话题。

国际金融论坛理事长、全国社会保障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表示,搞城镇化建设最重要的问题是规划,规划是生产力,规划创造财富。“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小城镇是干什么的、地区什么地位、有什么产业、能做什么,定位好一路顺风,定位不好即使今年非常的热闹,明年就不行了。”

但刘森更希望,像新乡市这样的二三线城市以小城镇为重点。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城市中国计划联席主席、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院长华强森致欢迎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陈亚军分别发表主旨演讲。

“会议除在城镇化的价值中间增加了释放内需,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外,也提出了促进社会公平和改善生态的价值,意味着新型城镇化包含了社会公平、改善生态等。”国际金融论坛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易鹏表示,会议明确提出了要讲究顺势而为,就是不要搞刻意勉强的作为,是要水到渠成地推进城镇化。这也就意味着,中央政府不鼓励地方政府刻意地把城镇化率作为一项考核指标。

刘森:加快县域内涵式发展,提高品质城市包括县域组团,持续开展新城建设,摒弃扩张、摊大饼式的发展路子,把旧城改造和农村改造作为城市建设和改善民生的主攻方向。

在致辞中,徐林主任表示:“十九大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协同发展格局。一个城市群需要核心城市和大小不等的中心城市支撑,从各国城市发展普遍规律看,中心城市在国家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吸纳了国家最主要的现代化要素,是国家创新和经济增长的中心。中心城市发展和功能的发挥将对整个国家的高质量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此外,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多途径城镇化指导下现代服务业建设是今后城镇化的重要方向,而城镇化核心问题是如何创造就业机会,就业机会主要集中在服务业,这点是未来城镇化发展主要目标。

对于发展不平衡的东西部来说,城镇化发展上的分歧还体现在钱从哪来?吉林省四平市市长石国祥摆出三大难题,没钱、没地、没资源。

华强森在致辞中说:“十年以前我们谈城镇化的过程,谈的是城镇化怎么加快发展、怎么提高城镇化的水平。而今天我们谈的是质量,这是一个明显的变化。城镇化的发展进入到了成熟的过程和阶段。我曾与一名高层领导交流此事,他提到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说法:好是快的前提。而现在我们看到城镇化的新机会与变化就是其未来发展的基础。UCI的目标是促进研究和交流,我们期待未来与各方更多的工作与合作。”

城镇化建设要解决可持续资金问题

石国祥:我们的资金、技术、人才、资本都在向高端城市聚集,比如说广州、深圳、上海、北京,这是最一线的。同时,发达地区在吸引着很多生产要素的聚集,30年之后我们的城镇在生产要素上,全域而言我们存在着很大的空壳化的现象,要想推进城镇的建设,一定要研究城镇生产要素的聚集,来支撑这个产业的聚集,才能形成城镇发展的格局。这是在我们城镇化进程当中作为最先要解决的问题。

王一鸣、陈亚军等嘉宾分别围绕“提高中心城市发展之路”、“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等话题进行了主旨发言。

易鹏认为,新型城镇化需要大量资金,如此大量资金需要的是一个多元的、可持续的资金。“就多元而言,有些是政府掏钱的,比如基础设施,但更多的资金还是要通过社会、尤其是民间资本来筹集。可持续指的是资金投入后,必须能够实现可持续。”

而王国平则认为,这些问题需要顶层设计,尤其是建立法律法规框架,因为目前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往往没有特别匹配的法规。

据介绍,我国城镇化经历了快速发展时期,中心城市规模迅速扩张,但城市综合服务功能依然滞后,包括创新能力、中心城市与所在区域发展协同性、生态环境、国际化程度、包容性等方面。提高中心城市发展质量正处于关键时期,应根据新发展理念的要求,从创新活力、空间协调、绿色持续、开放包容、社会共享等五个维度提高城市发展质量。

“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政府还是要拿钱的。”戴相龙更为直接地指出,要给城镇化建设解决一点税免,房产税、资源税给地方,地方才有钱做这个事,财政融资还有一条就是举债,将来要有条件地发行城市建设债。“政府解决,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主要是财政支出的运输安排,给他一个税免。”

王国平:第一,这个问题的解决一定要依法来进行解决,一定要在今天的法律法规政策的框架下进行解决。第二,今天法律法规政策框架已经不适应今天中国城镇化的大趋势,必须要尽快完善。

高质量发展是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城市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火车头和空间载体,要围绕国家城镇化规划目标,加强发展能力。专家表示,要坚持协调发展,完善城市群发展格局,推动都市圈发展,加快培育新增中小城市,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促进城市空间优化布局,建立精明增长的紧凑城市;促进城乡要素合理配置,打造新型城乡关系。

戴相龙进一步指出,商业银行对加工制造业、服务业和旅游业的作用尤其大。同时,要建立与城镇化建设相适应的政策性金融机构。“除此以外,政府、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要吸收社会资金、股权投资基金,投资到城镇建设上面的一些服务事项。”
对于发展城镇群是否会发生同质化的问题,易鹏解读称,新型城镇化会议对新型城镇化基本定了格调,但未来还需要进一步落实。新型城镇化就是要“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以提高城市综合承载力为支撑;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推进公平公正的制度改革为保证”。

主旨演讲之后,全体论坛就中心城市、智慧城市和健康城市三大议题展开讨论。来自国家发改委、清华大学、东京经济大学、麦肯锡公司等机构城镇化专家和来自郑州、厦门等中国城市的地方政府代表作为嘉宾参与了圆桌对话。